《我真没想当魔尊啊》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陈朝董思忆小说阅读

我真没想当魔尊啊

更新时间:

主角叫陈朝董思忆的书名叫《我真没想当魔尊啊》,是作者一渡春风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猝于爆肝的法医陈朝悠悠醒来,看着魔宗老爹留下的遗产陷入沉默。一世为魔,冷视天下?有酒有妹,笑遥快活?正经人当然选后者!这个世界有人、妖、道、佛、邪、魔,大世繁盛,各领风骚数百年。陈朝起初只想立足当下,做个闲散人士,顺便关心一下古典妹子们的穿衣爱好,直到展开一幅画......多年以后,人们仰望山巅那道背影。“魔尊威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千秋万代可以有,但我真没想当魔尊啊!”...

《我真没想当魔尊啊》精彩内容

第12章门口等待的身影

朱浪脸色微微发黑,恼怒在他眼中闪动。

他没想到会输,明明这画他那个老爹宝贝得很,自己偷拿出来还费了好大功夫。

张元宋显然不想就这样轻易揭过,朝莲香姑娘拱了拱手,笑道:“不知这两幅画在莲香姑娘心中,哪个更胜一筹?”

“这个......”

莲香姑娘也不傻,这会儿也看出点猫腻,似乎两人想要分个高低,顿时面露难色。

说实话,以她的角度无论是张元宋,还是朱浪都不想得罪。

不过最终还是说道:“朱公子与张公子的画都不错,当是名作,各有千秋,若是凭个人喜好.....诸位也知道,小女子比较仰慕张老,所以莲香比较偏爱梅花一些。”

这话没有刻意贬低谁抬高谁,只是单纯以莲香个人喜好来评判,反正两方都不得罪。

虽说朱浪听了依旧不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这场赌局他输了,但莲香说的话没有任何毛病。

总不能因为人家喜欢张之谦就搞事吧?

那样恐怕不仅降低自己在莲香姑娘心中的形象,若是有心人传扬,张之谦那些门徒都能把他撕了。

张元宋同样明白莲香姑娘的心思,但他对此并不在意,反正只要他赢了就行。

这场对局来得突然,没得也很突然,大家本来还以为能见到一场好戏。

最终,朱浪装起画轴,起身告辞,领着一众随从离开。

他继续待下去也没问题,谁也不会说什么,但朱浪心里不爽快,丢了面子也不想久留。

何况,这画还是瞒着父亲偷拿出来的,需要在发现前再放回去。

谁都没注意到,在朱浪离开时,一道人影也神不知鬼不觉跟了上去,在那位丫鬟前来收取赏银的关键时刻,逃之夭夭。

丫鬟来到陈朝原先的位置,见到位置上换了个人,微微一怔,奇怪问道:“咦,刚才那个人呢?”

因为陈朝长相不赖,她印象比较深刻。

“他.....诶,怎么换人了?”

同桌几人回头一看,纷纷感觉奇怪。

坐在后排的观众,虽然对前几次‘逃单’很高兴,却也没人真的吝啬赏银,轮到的时候都会很慷慨丢出一些碎银。

而且,现在才到中场,莲香姑娘表演还未结束,按理说坐在这里的客人不会提前离开。

对此,丫鬟只是瘪了瘪嘴,收了赏银闷闷不乐走开,但在心底记下了这个人。

而在外面的大街上。

‘逃单’成功的陈朝正拍了拍胸口,回头心有余悸看了灯火通明的翠玉楼一眼,然后毫无留恋转身,迅速跟上前面一群人。

对于白嫖了几首琴曲这件事,陈朝觉得纯属子虚乌有。

他又不是特地为莲香姑娘而来,怎能叫白嫖?

他跟在朱浪那群人身后,不远也不近,保证自己不会被发现,目的自然是为了那副真画。

他没有白嫖莲香姑娘,但朱员外属实白嫖了自己,这点陈朝很在意。

就算铁定要赔偿一千两,不,应该是九百二十两,那到手的也不能是张假画啊。

这会儿刚到酉时三刻,家家户户炊烟袅袅,街道两边依旧欢闹热腾,同样也给陈朝做到很好掩护。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急匆匆从大街上狂奔而过,路人纷纷避退,后面还跟着一队人马,看那穿着打扮,像是衙门里的人。

陈朝也朝一旁闪开,扫了眼那辆马车,微微蹙眉,这特娘这年头开着马车都这么豪横吗?

“好像是宋县丞的马车诶。”

“应该是吧,后面那些是衙门里的捕快,之前还见过呢。”

“宋县丞不是回乡探亲吗,怎么还带着捕快?”

“听说探亲是顺便,查案才是真的。”

这时,陈朝听到旁边有人小声议论。

宋县丞?

陈朝微微一愣。

这名字听着怎么有点熟悉......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这不就是字画的真正主人吗。

想想时间,今天刚好第五天,董志山也说过宋县丞大概会在今天回返。

“总感觉有些不安稳。”望着远去的马车,陈朝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一开始他觉得只要解决朱员外那里的欠款,这件事就算完结了。

但现在想想,此事还跟宋县丞挂钩,民事纠纷好处理,但跟官员扯上关系,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如果宋县丞是个老顽固,只认字画不认钱,那就完蛋了。

当然,这件事严格来说跟他关系不大,目光随之转向前面,陈朝现在只想把真画搞到手。

即便一千两赔偿款出去,朱员外能安抚住宋县丞,但不代表他就要闷声吃这个亏。

尤其这还是用全身家当换回来的。

而且,万一朱浪这狗东西没跟朱员外交代清楚,但只要真画在手,也不用担心宋县丞来找麻烦。

甚至还能借此让朱员外倒一波血霉。

不过这是最坏的打算,陈朝决定慎用。

想凭一幅画就搞垮朱员外,这不现实,能在这里生存这么久,谁还没点人脉手段?

搞不垮朱员外,他今后就要做好被朱家报复。

更关键的,宋县丞的态度至今还是模糊不清,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等到马车远去,街上恢复正常,朱浪继续朝前走,浑然不知后面跟着一头恶狼。

可惜沿途都是闹市,到处都是人,根本找不到僻静的地方。

当街抢劫?

陈朝还不想这样作死。

最终,只能眼瞅着朱浪跟一众随从走进门槛颇高的朱宅大门,“哐”声里大门闭合,他无奈叹了口气。

这绝不是陈朝胆小不敢出手,关键一路上毫无出手机会。

大街上的路人就别说了,来的时候还遇到几队巡逻捕快,恐怕他这边刚闹出点动静,下一刻就已经刀斧加身。

永安县虽不实行宵禁,但白天黑夜都有衙门捕快巡逻,维护治安环境。

偏远地区可能没这么严格,但位于京都附近的永安县肯定不允许太乱,这里的政绩都是可以随时上报京都的,来回快马不过两时辰。

回到董家,老远就看到大门口正站着一道纤细身影,抬头四顾,小手无措抓着裙摆,像是在焦急等待着谁。

董家老宅位于西城居民区,周围环境还算不错,但不像大街上灯光那么充足,只有天上朦胧的月亮洒下淡淡的光辉。

饶是陈朝目力惊人,也是走近后才看清那人是谁。

“思忆妹子?”

听到呼唤后,昏暗中的董思忆连忙抬起头望来,直到陈朝走近她才敢认,顿时面露欣喜:“陈大哥,你回来了?”

说完又想起什么,补充道:“达令,你回来了......”

思忆妹子执行力很强嘛,陈朝差点大笑出声,还好最后忍住。

“嗯,你怎么待在外面?入秋后天气凉,小心冻着。”身为体魄强悍的武夫,他耐寒性极佳,董思忆一个娇弱的姑娘肯定比不了。

“我,我在等你,还以为你走了呢。”少女的眼睛清澈动人,在月光映衬下似乎氤氲着淡淡水雾,宛如世上最纯净的宝石,即使在昏暗的环境中也显得格外明亮。

面对这样一双眼睛,陈朝心底升起一丝欺骗的愧疚。

董思忆语气中似乎有点依赖,但她本人没有察觉,看到陈朝回来紧绷的神情明显放松。

“回来就好啦。”

我一个身无分文的黑户能往哪跑.....陈朝主动牵起思忆妹子小手,握在大手里捂着,笑了笑说道:“我就是出去随便转转,永安县还是很热闹的,如果没有你们收留,现在指不定睡大街喝西北风呢。”

手被握住,董思忆脸上一红,神色有些微慌,想要挣扎。

但她哪里是陈朝的对手,听到这话时没忍住扑哧一笑,旋即感觉不礼貌,小声哀求道:“陈,陈大哥,你先放开我,家里来人了,爷爷也在等你呢。”

“来人就来人呗.....好好,我们一起进去。”

察觉董思忆一副快哭的样子,陈朝适时收回手,脸色都没变一下,“我就是想替你捂捂手,你别乱想。”

黑夜下少女怔怔望着陈朝,似乎很诧异他能说出这种话。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大唐李炎武媚娘

    1大唐李炎武媚娘

    唐宋风流| 穿越重生

    穿越大唐,成了李世民私生子,新婚夜,武媚娘誓死不从,李炎冲冠一怒,尽收大唐美女,创万世霸业!

  • 2 盛世娇宠霸道侯爷别乱来

    2盛世娇宠霸道侯爷别乱来

    棠溪| 古代言情

    前世清辞因为容貌受尽苦楚,还落得惨死。一觉醒来,回到悲剧尚未发生之前,嫡母狠?她比她更狠,断她双腿让她自生自灭!长姐算计?让她自食恶果,去给恶霸做妾!兄长无耻?更简单,一斧头送他上西天!这一世她占尽先机,势必要将前世欺辱她的所有人踩在脚下!至于渣男贱女,背靠大树好乘凉,她先找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势更重要的是比他们还厉害的人当靠山!诶?这位楚侯爷看起来就不错,要不先到他家捞个侯夫人当当?算盘打得巧妙,却忘了名扬天下的楚侯爷不是那么好撩的,某女欲哭无泪。他一笑风华绝代:“你知道坊间怎么评价我们吗?一奸一诈,大焉双煞,瞧,我们多配。”

  • 3 东煌集团洛太一

    3东煌集团洛太一

    三尺青锋| 都市生活

     七年前,他被新婚妻子和好兄弟联手陷害,锒铛入狱,还连累父母惨死,家破人亡!七年后,他是大夏军神,三军之主,王者归来

  • 4 薛绍空旷的原野

    4薛绍空旷的原野

    半堕落的恶魔| 穿越重生

    这是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初唐,扎根大唐,努力求存的故事。公元622年,大唐武德五年,唐高祖李渊在位,未来威震四方的大唐刚刚建立,风雨飘摇。薛朗,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到此时的唐朝,生存是个大问题!从孤身一人到安居乐业,这是一个男人的励志史。

  • 5 替身朱砂痣

    5替身朱砂痣

    丧白蘑菇| 短篇言情

    「你混淆了,是吧?」我摸上他的脸,嘴唇要挨到他的脸颊。「你爱上我了。」陶珉盯着我看。「你们不一样。」「对,我们不一样。」

  • 6 任性长公主

    6任性长公主

    十具| 古代言情

    我就这样,卑鄙肮脏地生存着。窗外忽然升起姹紫嫣红的花火。旧年结束了,新的一年到来了。我听见梦楼外鼎沸的欢呼声。人们都拥有了新的期盼。行羡咬着我的耳垂,低声说:「窈窈,新年如意。」我静静地听着遥远的烟火声,望着屏风。金鹧鸪被针线缚在呆滞的屏风上,振翅也难飞。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