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很久了温以宁唐其琛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我等你,很久了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温以宁唐其琛的小说是《我等你,很久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咬春饼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这段时间里,上海大大小小的餐馆和餐馆都留下了各自的足迹。温以宁心里藏不住,总想要一个这样的人,直接问,她问不出口,守口如瓶还是这样。在拐弯处试一试。可以年轻时不懂迂回婉转,试探得不到主意。了解到这么多年来,唐其琛对她的定义,最清楚的莫过于:“念念,咱们有缘。”...

《我等你,很久了》精彩内容

周末,上海变天。

立秋已过五六日,但盛夏的尾巴还张牙舞爪地翘着。不料午后突如其来落了场冰雹,过程不过两分钟,一晃眼,又是明晃毒辣的艳阳高悬于空。

温以宁手头刚结了个项目,在家歇着。窗外奇景对她吸引力不大,所有的专心都放在了微博上。连着三天,热搜第一都是一个名字,安蓝,热搜第二也都是一个名字,义千传媒。

安蓝粉丝忠心护主,个个义愤填膺。义千传媒这边骂声一片,恨不得让其以死谢罪。符卿卿打来电话时,ipad正好给刷没电关了机,温以宁意犹未尽地喂了声。

“温姐,你听说文组长的事儿了吗?”符卿卿兴致盎然,“她栽了。”

大概是积攒了太多不服与不快,符卿卿大有扬眉吐气的愉悦:“擅作主张,该她的。看这回高总还怎么护短。”

温以宁极少接话,只在最后说了句“周一见”,泄露了她内心酣畅淋漓的**。

说起来,这事儿跟她没有实质关系,但也不是全然无关。义千传媒做到今时今日地位,小团队不少,但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温以宁和文雅。

前者像一束暗中潜伏的常春藤,给点儿阳光就疯狂生长。后者恃美行凶,深谙美色之道。两人斗了这两年,各凭本事,平分秋色,也没见谁讨了上风。

安蓝代言的一个智能产品的广告推广由文雅一举拿下,为这事没少在温以宁面前得意。三天后有一个上海时尚之夜的活动,主办方是中宣部国家电影局,瞩目程度顶级,文雅尽职尽责,还真把广告推到了红毯秀的黄金位置。金主高兴啊,直言以后的项目都给文美人做。

大概是春风得意难免得意忘形,顺风顺水的关口,文雅做错了一件事,她没打商量,直接要求安蓝要在红毯秀那天,穿她指定的礼服——红白相间,和代言酒品的瓶身设计遥相呼应,美名其曰软性宣传。

安蓝那边没有当即表态,只在第二天,风轻云淡地送来了一份解约合同。

安大影后最忌他人擅自做主,受不得半分勉强将就,不在意千万赔偿金,不在乎舆情导向,不在乎人情脸面日后好相见,颇有几分仗势欺人、恃宠而骄的底气。

文雅傻了,公司急了。

温以宁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但仇者快的心理,谁没有?

周一,艳阳高照,气温又直逼三十八度,仿佛昨天的极端天气是一场幻象。

义千传媒坐落陆家嘴中心位置,大厦被阳光一照,气派晃眼。温以宁等电梯的时候,符卿卿踩着高跟鞋叮叮跑来,“温姐,早啊!”

“早。”温以宁摘下墨镜,注意到她手上:“拿着什么?”

“生煎包子,超难排队的,没吃早餐吧?我买的双份儿。”

温以宁笑着说:“谢谢,我不吃早餐。”

电梯到,进去后,符卿卿说:“文组长今天七点不到就被高总叫去了办公室挨训,现在还没出来呢。”

符卿卿去年就职,虽在温以宁手下做事,但资历浅,不敢直呼文雅全名。未等老大开口,符卿卿叽里呱啦一大堆:

“这事儿客观说起来吧,我觉得是安蓝耍大牌。但现在网上的声音一边倒,竟然都站在安蓝这边,单子丢了就丢了,关键是舆论压力特别大,据说周总连夜取消了美国之行,急着回来处理。”

温以宁见怪不怪,“她粉丝多,控场控评也很正常。”

“耍耍大牌发发脾气也就算啦,为这事儿解约,就因为不高兴。这么做也太撕脸面了,有钱也不是这样任性的呀。”符卿卿喋喋不休,八卦了好一会儿,才把话题扯回来:

“不管怎样,咱们总算出口气了。”

温以宁不置可否,迈步出了电梯。

经过高明朗办公室,确实能听见里面传来的怒薄斥责,还隐隐听到文雅委屈反驳:“我哪儿知道那个安蓝脾气这么臭啊,奇葩。”

多半是气话,但高明朗却发了飙:“你哪知道?平日你做事谨慎,怎么这次这么马虎?安蓝什么人你查过没,你擅作什么主张?”

后面没听见,温以宁进了自己办公室。这边的对话还在继续,气氛却悄然变了调。

“你凶**什么?我想把事情搞砸吗?”文雅似嗔似怨,似娇似嗲。

“好好好。”高明朗讨好地一手揽过她的肩,语气姿态都放低,“公司那么多人看着,总得做做样子不是?”

文雅脸上挨了对方一亲,理直气更壮了,“这事儿怎么解决?”

高明朗被唇上绵软的触感撩得起了邪劲儿,大喇喇的三个字:“急什么。”

文雅走出高明朗办公室是一小时后,温以宁被叫进去是十分钟后。十分钟时间,已够这位高总衣冠整洁,正襟危坐了。

又一个十分钟,办公室里传来悲怒质问——

“凭什么让我给她擦**?!”

温以宁一句话铿锵嘹亮,办公室门还未关紧,外面挨得近的同事伸头张望。

高明朗起身关门,不急不缓:“公司的共同利益,怎么能叫为谁擦**?我知道你有情绪,这话在我面前抱怨抱怨就行了。上头领导最喜欢的是什么你忘了?团结。合作。”

温以宁安静几秒,平声道:“这个烂摊子我收拾不了。”

“谦虚谨慎,能力出众,顾全大局。不错,周总对你的褒奖的确很中肯。”高明朗又走过来,“我已经跟周总汇报过了,公司现在遇到困难,他也赞同这个决定。”

温以宁面色如镜如湖,任这把风吹得再劲再招摇也瞧不出喜怒哀乐。

她走出高副总办公室时,一身鱼尾红裙的文雅汹涌澎湃迎面走来,那笑容与高明朗如出一辙,“所有的资料我都整理好了,待会送到你办公室。”

温以宁睨她一眼,清冷又高傲,胜过千言万语的辱骂。

消息很快传出,符卿卿气疯,“凭什么?自己捅的篓子让咱们收拾?高总护短,还不是因为……”

“收。”温以宁打断,“有些话不该你说,就不要说。”

符卿卿憋了回去,不服气地把剩下三字儿低声骂完:“……上过床。”

这种事心照不宣,往好了说,男未婚女未嫁,合理合法。往俗里说,靠不要脸吃饭也是一种捷径。高明朗曾经试图说服温以宁也别要脸了,一到晚上就发各种性暗示短信,温以宁一忍再忍,终于在某次高总醉酒忘形,竟给她发了个自己的裸身照片后,爆发了。

她第二天来到高明朗的办公室,不坐,不笑,不寒暄,不示弱,不求全,用她一贯的骄矜冷傲目光控制住了场面。

“高总,您下次做苟且之事的时候,最好去酒店,公司里,凌晨加班的人不是没有,声音小一点,文组长那天都喊破了音,不过以我对女人的了解,多半是装的。您下回再给我发短信,请斟酌用词,不然下回我会给公司全部员工发一封邮件。”

温以宁言简意赅,“不浪费资源,只写两个字——疲软。”

自那以后,高明朗再也不敢惹她,不过暗地里使的绊子倒是越发变本加厉。

对符卿卿的一通抱怨,温以宁不持异议,在本上写了一页纸,撕下递给她:“越详细越好。”

她要相关人员的资料。

符卿卿憋屈,看样子,空手接白刃,是真的接下了。

当天晚上,温以宁就收到了符卿卿的汇总,“除了百度上能查到的,我还托我那男同学打听了不少呢,不过真假有待考验。”

隔壁男同学高中时候追过符卿卿,现在在个挺有名气的娱乐公司做记者,娱乐圈的边角八卦不在话下。

温以宁看着厚厚一摞纸,一目十行,精拣有价值的便多留意,十几页翻过去,从品牌高层、到时尚之夜活动的相关机要人员。

最后五页,安蓝。

符卿卿办事机灵,小女生对娱乐圈本就有兴趣,洋洋洒洒,精确到安蓝哪月哪日买了哪条珠光宝气的裙子。她越说越刹不住车:“我最喜欢她演的《任春风起》,演技超棒的,我同学说,人是真的美,近拍也无可挑剔。人比人气死人哟。不过脾气也是真的差。”

越到后面看得越慢,温以宁忽然就不动了。符卿卿伸眼一看,来了劲,这才是她此次任务的功勋章。

“活跃在一线的花旦哪个没有人脉靠山,可做到像安蓝这样的资源,真的是极品了。”符卿卿凑过去:“您知道亚汇集团吗?”

亚汇集团,前身有一响亮名号,上海唐氏,百年名企,十九世纪的香港贸易洋行扬帆起航,唐氏顺应时代潮流,开疆拓土,在水深港阔的维多利亚扎稳脚跟。随后转回沪上故土,发展得荣辱不惊,相当低调。

“几年前董事局变更,新的首席执行官在董事会上全票通过。”符卿卿眼里像有火把在燃,“CEO帅得要命,而且很年轻,要不是私生活低调保密,早成网红了。”

她情绪澎湃,压了压声音,说:“安蓝真正的靠山,就是这位唐总。”

大概是小姑娘的声音过于跳跃,温以宁竟然岔了几秒神。她莫名想到昨天,盛夏酷暑里突降人间的两分钟冰雹,极端天气,总寓意着些什么。

结合这个倒了血霉的周一来看,妖艳之象,流年不利。

温以宁捏紧纸张的手指暗中较劲,抠疼了自己才慢半拍地松开。

目光落在资料最后一行,三个字:

唐其琛。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1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狼狈逃离,又遭养父母设计,逼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婚后,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是他……这豪门太危险!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个娃?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从头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

  • 2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2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3 天降神婿陈黄皮

    3天降神婿陈黄皮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4 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4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酒小五| 古代言情

    “噗~”一口鲜血吐出,云浅歌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盼着的人,他眼中全是浓浓的厌恶和嫌弃。“殿下.…为什么”云浅歌双眸含泪,剧痛从心口慢慢散开,痛入骨髓。

  • 5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5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临天| 穿越架空

    秦氿听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细想,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因为她的跑路,李家两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门来跟他们交涉,结果一言不和就闹上了,被李家两口子失手杀死。

  • 6 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6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青鸾峰上| 玄幻科幻

    叶辰:吾为,剑道至尊,故谓,剑帝!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