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五官太正了》完结版免费试读 《反派五官太正了》最新章节目录

反派五官太正了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姜念晏知离的小说叫做《反派五官太正了》,它的作者是隐南客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恭喜宿主到达最后一个任务界,您的任务是拯救黑化反派。”姜念:“那我一定是聪明可人的女主咯?”“您是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炮灰女配。”试问,一个随时可能下线的炮灰该如何攻略一个人前人后有两副面孔,嗜血成性的终极反派?姜念:“用心感化,前提是……保住小命!”假死成为反派的小属下,每天在意的就是如何提升反派好感值,如何替女主看好男主,如何降低反派黑化值。晏知离:“人间的太阳也能照到地狱来吗?”姜念:“我是你专属的太阳,你在哪里,我就照哪里。”“你看,人间的光照进来了。”初见时他是一事无成的六皇子,再见时世人皆用风华绝代来形容他。“缘定三生,切莫忘了。”“三生哪够?要的是生生世世的纠缠。”“...

《反派五官太正了》精彩内容

姜念揉了揉**,顺着栏杆爬了起来,婢女夏莲见状,忙三步并做两步地跑了上来,扶着姜念的肩。

“小姐没事儿吧……”夏莲拿出了巾帕替姜念揩去了细汗。

姜念撇嘴,头上的翡翠簪子翠绿通润,映了些光:“无妨,不过就是被只狗追着咬了一下!”

…………

夏风顺着帷帐溜进了车厢内,透过幕帘还依稀可见外边儿顶着烈阳逛集市的人们。

车厢内摆了个小圆桌,上边儿放了盘荷花酥,因着姜念先前将买好的龙井绿茶桂花糕赠给了小团子,想来烈日当头,不能白跑一趟,这秋香斋的荷花酥亦是享有盛名,夏莲便买了些。

姜念一会儿吃口荷花酥,一会儿品口清茶,晃悠悠一会儿,才回了姜府。

先前姜念还未仔细瞧过这姜府,现在正对着大门姜念这才细细瞧了起来,姜府大门同其他高官门户一样,左右各摆了两只石狮,题有“姜府”的牌匾框上挂了些金漆“姜府”二字遒劲有力又不失洒脱照系统给的信息来看,这二字还是姜念的祖父姜仲奕所题。

姜念一脚跨过了门槛,两边的小厮都将头埋的低低的生怕这个大小姐一个不开心就拿他们出气。

因不能改变原身的脾性,姜念还是得做出一副蛮横无理的样子来:“见了我怎么跟见了鬼一样?都给我把嘴角扬上去!别跟着奔丧一般!”

“是是是!小姐教训的是!”两小厮忙道。

姜念训完了小厮,向左一转,便入了条长廊,一旁还开着净白的栀子花,散了些芬香。

正走着,忽见前边儿迎面走来了一女子。

那人步子轻缓,似是脚底溜了片轻云般,眼瞅着就要翩然欲飞了,雪青色显得其肤白如雪,一双美目,含情若水,通身一派淡雅之韵。

“二妹妹,小心!”姜念见着姜茹的第一面,心口便涌上了层酸涩之感,双腿一软,愣是跌坐在了有些温热的青石地上。

乌云似一团沾了水的棉絮,压的人透不过气,又似一块儿密不透风的铁墙,隔去了光晕。

“妹妹?你算什么妹妹!”

“你究竟凭什么霸占了我的位子如此之久!”

“你和我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这些……都该去问问你那死去的母亲,现在……我就送你去见她!”

蓝色的漩涡似是挥舞着獠牙的怪物,静等着猎物上门,“噗通”一声,姜念跌入了无尽的深渊。

系统:“请宿主提升与主角的亲密度!”

“请宿主提升与主角的亲密度!”

“请宿主提升与主角的亲密度!”

系统机械的声音响了三遍,姜念才回过神来:“无……无无事,想来是方才在马车里坐久了,腿有些发软。”

“无事便好,我还有些东西要买,就不与二妹细聊了。”姜茹轻扶起了姜念,窜了些淡淡的栀子香来,便同身旁的婢女出了府。

门口那两个被姜念训过的小厮,见着姜茹出府,倒是毕恭毕敬地哈了个腰。

“这倒是女主角的长相和气质了,倒真是'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怕只有她才担得起这般夸耀了。”姜念瞧着姜茹离去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一双杏眼氤氲了水雾。

姜念的院子临着品香园,这几日品香园的莲池倒是荷花簇簇开,一旁的假山上还流着清泉水,散了些闷热。

“那奴婢就先退下了。”秋菊替姜念端了碗莲子羹,踱着小步便轻脚出了去。

姜念将发中的翡翠簪子顺势而拔,一丢便丢在了铜镜面前。

“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这姜茹怎会和方柏妍长得一模一样?”姜念兀自坐了下来。

系统过了半晌才发出机械的声音来:“她不是方柏妍,她只是这个世界的女主姜茹,你的表姐。”

“她竟是和我那姐姐长得一模一样呢……”姜念素手捻起了勺子舀了舀羹汤。

系统:“宿主请注意提升与主角的亲密值,才可获得锦囊。”

姜念冷眼一抬:“她长得和方柏妍一模一样,我还要和她提升亲密值?”

系统:“亲密值不够,宿主也是会面临风险的,并且这个世界的女主不同于其他世界的女主。”

“不同?”

“这个世界的女主黑化值已高达60%,不同于之前天真纯善的女主,手段极其狠辣,宿主需得小心。”

“黑化值都这么高了,还是女主?”

“世界的设定便是姜茹扶持晏知安走上皇位,二人伉俪情深,晏知安的后宫也独有她一人,且晏知安的确有安定家国的实力,宿主的任务……只需要攻略反派,并将其黑化值降至50%。”

“一般反派都要将数值降低至20%,为何这一次仅仅是50%?”姜念轻喝起了甜润的莲子羹,淡香瞬绽,包围了唇齿。

系统正声道:“这个反派心理创伤过大,无法将至最低。”

“也就是说,这反派太狠了?”

“是的。”

姜念拿起了圆木桌上的帕子擦拭了嘴角,细细思考了起来:“诶!系统,昨晚上杀我的那伙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姜茹假借老夫人之手,想要除掉你。”

“砰!”翠绿的瓷碗碎了一地,溅起些碎渣。

姜念微眨了眨眼,胸腔似有涛浪翻涌,强忍下心中不适:“姜茹?老夫人为何会替姜茹做事,好歹她也是我名义上的祖母!”

系统:“老夫人曾牵扯到金陵付家灭门一案,参与了珠宝走私,而这些证据都掌握在姜茹手中,故联合老夫人一起除掉你。”

姜念微愣道:“为何姜茹会想除掉我?”

系统:“因为原身吵着要嫁给晏识安,而原身的父亲姜理毅身居高位,还未站队,若是此刻你强行嫁给晏知安,反而会替晏识安招来祸患,姜茹为了让晏知安继续维持一种不觊觎皇位的样子,只能杀了你。”

“可她这样做,不怕老夫人报复她吗?”姜念颤着手倒了杯清茶。

“姜茹做事向来狠辣,她已经将证据交给了其他人,若老夫人贸然出手,反而会打草惊蛇。”系统冰冷的机械音不带温度。

姜念脑中飞速运转,含水的杏眼半阖:“系统,我再问你一遍,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不要想着瞒我!我已经做了九次任务了,这个世界绝没有那么简单。”

系统一阵电子音响起,这才慢声道:“是……是全员黑化的世界。”

“全员黑化……”

…………

落日粉霞渲染了西边天幕,一簇簇绵柔的晴云缀在粉红幕布上,夏日的夜本就来得晚些,此刻,倒还余着半截落阳刻印在漪漪水波上。

鸡髓笋,葱爆牛柳,罗汉大虾,炝炒凤尾,藕粉桂花糖糕,花酪饼,暗深红的圆桌上摆满了琳琅的菜品。

“大姐姐怎还不回来?像个什么样子!”姜念做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她需得做个炮灰角色该做的——给女主使绊子。

因着老夫人有把柄在姜茹手中,老夫人只闭了闭眼,却也不说些什么,满脸的西洋脂粉泛着些红。

三婶何曼殊亦笑道:“是啊,这大丫头出去半天了,怎还不回来?”

“怕不是跟人出去幽会去了吧。”姜念努了努嘴。

姜芝亦道:“就是就是!我瞧着这大姐姐今日没事就往外跑,莫不是……有了什么心上人?”

三房的姜芝亦是个不省油的灯。

不多时,正瞧见一身雪青色的姜茹走着缓步轻轻走进了日升堂,裙裾稳当,丝毫不摇,一身清冷之气。

“大姐姐这是去哪儿了?可让人好等呢!”姜芝倒是抢先一步说了姜念的词儿。

只听那人美目一顿,清嗓道:“想来我若在此大家才是吃不下饭吧。”姜茹素有“雅仙”之称,这每日上门说亲的人都要将门槛踏破了,那三房的人自是不乐意,人家还有个女儿姜芝呢,而老夫人又有把柄在姜茹手中,又怎会乐意看见她?

“先回院子了,扰了大家的兴致,确实是我的不是了。”姜茹淡淡撇下一句话,便朝着日升堂外走了出去,临走,还斜睨了眼姜念。

“叮!主角亲密值下降!”

“主角亲密值下降!”

姜念只觉脑袋发大,自己什么都还没做,这个女主角怎就对自己如此不满了。

回到了桂香苑,姜念也愣是没想通透。

“什么味道这么香?”姜念方打开屋子,便闻一股子淡香。

夏莲笑道:“这是老爷托人从千平带回来的香呢,听说里边儿用的全是千平上好的花,还有安神的作用呢!”

“爹爹倒是有心了。”姜念宛了个笑,夏莲替姜念收拾好了床铺,这才退了下去。

“恭喜获得记忆锦囊一枚!”

“啥?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得了个锦囊?”

冬风瑟瑟,惊得枝头霜雪一颤,洒了一地白雪花,早已干枯的花草似是在渴求一般,跪倒在地,洁白的雪地上,多了些暗红的血迹。

几个身着华贵的男童围成一圈,对着圈里边儿的人大打出手。

“你母妃算个什么!我母妃可是菱娘娘!”

“你娘不过就是冷宫里的一个废物!”

“啧,还敢咬我?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一稍高的男童揪着圈里瘦弱的男孩。

男孩面容惨白,小巧的鼻子肉嘟嘟的,却在鼻梁骨上多了些血迹,眼角处又是一团淤青,嘴角还挂着血丝,双眼微闭。

“我让你咬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母亲都失宠了,还敢对我如此不敬!”几个小孩一齐拿了几把火,“呼”的一声,将火把丢在地上,齐齐地跑了出去。

火焰顺冬风慢慢舔舐了那座小院,漫了半天红意。

“你们……都该死!”男童嘴角带血绽了丝笑,似是浸润在血里的彼岸花般妖冶,身后则是无尽的火海,他披着发,就在那儿坐着,宛如走失了的孩子,无措地瘫坐在地上,眸中却是一片狠厉的神色。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1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狼狈逃离,又遭养父母设计,逼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婚后,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是他……这豪门太危险!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个娃?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从头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

  • 2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2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3 天降神婿陈黄皮

    3天降神婿陈黄皮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4 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4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酒小五| 古代言情

    “噗~”一口鲜血吐出,云浅歌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盼着的人,他眼中全是浓浓的厌恶和嫌弃。“殿下.…为什么”云浅歌双眸含泪,剧痛从心口慢慢散开,痛入骨髓。

  • 5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5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临天| 穿越架空

    秦氿听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细想,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因为她的跑路,李家两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门来跟他们交涉,结果一言不和就闹上了,被李家两口子失手杀死。

  • 6 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6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青鸾峰上| 玄幻科幻

    叶辰:吾为,剑道至尊,故谓,剑帝!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