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心少帅别太宠司念封行戳by末喜在线阅读

撩心少帅别太宠

更新时间:

主角是司念封行戳的小说叫《撩心少帅别太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末喜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传说中的神医圣手,一朝穿越民国,成了司家最不受宠的长小姐,受尽继母渣姐妹算计,惨遭陷害,未婚先孕,活活被打死。五年后,她带着儿子强势归来,势必要收拾那些牛鬼神蛇,让他们忏悔,替原主报仇,养包子。只是这个儿子,为什么跟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那个一直缠上来的封家二少帅。“司小慢,您能不能有点儿尊严。”司念一脸嫌弃。司小慢委屈的倔着嘴:“阿妈啊,尊严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呸,给钱就喊爹地了......

《撩心少帅别太宠》精彩内容

她算计司念的事儿,没人知道,可司念很有本事,瞧着司念自信满满的样子。

说不准,司念真有证据。

如果司念拿出证据,证明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她岂不是麻烦了。

即便如此,司月柔仍旧是硬着头皮,对着司念喊道:“司念,你不要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我咎由自取,我自己把蛇和蝎子,弄到我自己的院子,还让他们咬我吗?你觉得我是不是有病啊?”

“对呀,老爷,你看到了没有,司念做那么恶毒的事情,她还给别人泼脏水,你快管管她吧。”杨雪芳拉着司政,对着司政说道。

杨雪芳和司月柔的话起了作用,司政看着司念的目光,多了几分冷意。

司念这次回来,未婚生子,还带着孩子。

他本来是因为想巴结督军府,司念给老夫人治病。

他才把司念留下来,要是司念在家里惹是生非,司政怎么可能会忍让。

司政看着司念,杨雪芳见司政没动,上前对着司政说道:“老爷,司月柔可是很受刘司长家公子青睐,能攀上刘司长,那是我们司家的服气,司念心狠手辣,伤了司月柔,我们怎么跟刘司长交代?”

杨雪芳的话,让司政脸色更难看了。

司政看着司念,咬牙骂道:“司念,你太猖狂了,那可是你亲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么心狠手辣的事情来?今天,我就好好用家法教训教训你。”

司政说着话,朝着副官喊了一声:“副官,拿家法棍来!”

“是,次长。”副官应了一声,刚要离开。

司念看着司政,目光一冷:“阿爸,你不能教训我,我说了,我白天去顾家医院忙事情了,晚上才回来。”

对于司政,她是彻底的死心了,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什么父女情分。

司政做的那些事儿,她一定不会让司政有好下场。

司月柔听着司念的话,嘲讽的勾了勾嘴角:“你去顾家医院帮忙,没有回来,谁给你作证?别说顾家医院的人,那些人都是你的人,当然会维护你。”

“是吗?月柔,你急着把责任推给我,你好意思吗?明明是你去找人去市场贩卖来这些蛇蝎,想要投放到我的院子,结果搬进院子,没成想佣人不小心,打翻了框子,蛇蝎跑了一院子,你被咬了,反而怪我。”司念对着司月柔说道。

她不能说司月柔放在她的院子,她让不眠给送回去。

她只好找了这种推辞,要不然,司政肯定要维护司月柔。

司念的话,让司月柔脸色一白:“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做这么蠢的事情呢?”

“你会不会,让阿爸让副官去市场问一问,再找门房问一问,就知道了,这些东西,一般除了中药房,没人会要,有哪些买主,为了安全,小贩们都要记载下来,您让人随便打听一下,便知道是谁买了这些东西。”司念看着司月柔,轻声说道。

蛇和蝎子可以入药,这个年代和现代不一样。

没人敢吃这些玩意儿,都是用来入药。

买卖这些东西,为了安全,衙门里都让小贩们记载,不能随意买卖,有管控。

司月柔买了这么一堆,随便找人去问一问便知道了。

司念理智的分析,和一番话,让司月柔脸色一白。

司念果然精明了不少,不像以前那么蠢了。

她真是小看司念了。

司政看了看司念,又看了看司月柔。

司月柔着急了,她怕司政去查,那一定会查到她头上来。

司月柔慌忙拉着司政,对着司政说道:“阿爸,你不要相信司念,司念说的都是狡辩,她说不准早就买通市场那些人,给她作伪证了。”

司月柔话音一落,一直站在一旁的何副官开了口:“次长,属下有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一句话,让在场的齐唰唰看向何副官。

“什么该说不该说,有话快说!”司政冷着脸,对着何副官说道。

何副官看了看司念,又看了看司月柔:“属下昨天下午,从外面办事回来,看到几个人搬着几个竹筐子回来,属下上前盘问了,他们说是四小姐买的东西,属下便没查。”

何副官话音一落,司月柔觉得脚下跟踩了棉花似的,站不稳:“何副官,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在维护司念那个贱人吗?”

司月柔没想到何副官会帮着司念说话,实在是太可恶了。

何副官瞧着司月柔,脸上满是镇定:“四小姐,我没有维护任何人,我是老爷的副官,说的话,都是事实而已,为了府里的安全,我已经让人把那几个人抓来了,如果次长要盘问的话,我可以把那几个人找过来。”

何副官是司政的亲信,司政当然相信何副官,听了何副官的话。

司政看了一眼司月柔,冷声吩咐着:“何副官,你去把人带过来。”

“是,次长。”何副官应了一声,直接离开了。

再次出来的时候,何副官带了几个佣人。

当着司政的面儿,几个佣人齐唰唰跪在地上,早就吓得直发抖。

“老爷,老爷,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知道错了。”几个人对着司政说道。

司政看着面前的几个佣人,质问着:“我们问你们,昨天下午,你奉四小姐的命令买了什么回来?不说,我就让人把你们送到营部大牢去。”

几个人听了司政的话,吓得浑身直发抖。

营部的大牢,进去就出不来了,不死,也剩下半条命。

“老爷,老爷,我说,是四小姐让我们去市场买蛇和蝎子回来,放进三小姐的院子里。”其中一个佣人,对着司政说道。

司政看着面前的佣人,脸色一阵儿的泛白,目光凌厉的看着司月柔。

司月柔铁青着脸,不由往后退了两步:“阿爸,不是这样的,是他们胡说,他们都是串通一气,胡说八道。”

“对啊,老爷,他们说不定都被司念给收买了,故意陷害司月柔,月柔在我们身边养大,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清楚。”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1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狼狈逃离,又遭养父母设计,逼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婚后,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是他……这豪门太危险!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个娃?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从头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

  • 2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2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3 天降神婿陈黄皮

    3天降神婿陈黄皮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4 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4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酒小五| 古代言情

    “噗~”一口鲜血吐出,云浅歌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盼着的人,他眼中全是浓浓的厌恶和嫌弃。“殿下.…为什么”云浅歌双眸含泪,剧痛从心口慢慢散开,痛入骨髓。

  • 5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5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临天| 穿越架空

    秦氿听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细想,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因为她的跑路,李家两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门来跟他们交涉,结果一言不和就闹上了,被李家两口子失手杀死。

  • 6 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6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青鸾峰上| 玄幻科幻

    叶辰:吾为,剑道至尊,故谓,剑帝!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