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凤谋天下全文免费试读 季零伊苏子孟小说全本无弹窗

重生溺宠:凤谋天下

更新时间:

精品小说《重生溺宠:凤谋天下》由可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季零伊苏子孟,内容主要讲述:季零伊总是在做一个梦,梦里她嫁给了自己的未婚夫楚瑾瑜,可是城破那一日,楚瑾瑜却将她一剑刺死。她知道梦是真的,是自己的上一世,那么这一世,她一定不要重蹈覆辙,她要改变上一世的命运,活的平安顺遂。抱着这样的心态,季零伊战战兢兢地过了两年,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将自己引上了另一条绝路:她必须嫁给上一世统一天下的苏子孟,而苏子孟竟然与前世记忆中那个狠厉的形象完全不同。...

《重生溺宠:凤谋天下》精彩内容

第8章第八章心怀之意

“你想干什么?”楚瑾瑜警惕的看着对方,黑色的靴子深深扎进了雪里。

岑越轻笑,一双桃花眼扫过季零伊痛苦的表情,将自己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让她得以喘息的机会。

而后才漫不经心的回应他的话:“岑某想,七皇子殿下应该还不知道在下的性子,在下若是看中了一个人,就必须得到,若是得不到,那便毁了!”

最后的四个字咬的极重,让楚瑾瑜心头都是一凉。紧捏着拳头,将前倾的身子收了回来。

似乎妥协了。

岑越嘴角的弧度扩的更大,松了手,将季零伊抱在怀里,而后挥手,让自己的人退了回来。

“七皇子,你这就对了,你也不想想自己的立场,一个不受宠的人,跟一个废物一样,自己的妻子不但成了别人的人,现在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要拱手相让。

要我说啊,你这种废物,还不如现在我就送你下去,好免去今后那痛苦日子。你说你在下面的时候会不会还感谢我呢?”岑越越说,脸上的表情就越是猖狂,鄙夷与嘲讽,还有不屑都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说的楚瑾瑜脸色青白交加,但是就是隐忍着怒气没有上前。

季零伊看着心里也不是滋味,冷冷的怼了岑越一句:“七皇子竟然在这里,那必定还有不少他的人来了,你若是在这里继续废话,那待会谁送谁下去可不一定了。”

岑越脸上的笑容瞬间消散,低头看着那女子波澜不惊的眸子,心中有所触动。

只是一下又恢复之前那般猖狂的表情:“呵呵,看在美人为你说情的份上,今日便放过你!我们走。”

话落,抱起季零伊,身影渐渐在茫茫雪地里湮没。

楚瑾瑜咬着牙关,一拳砸在树上,枝丫上的积雪砰砰掉落在地,砸在他肩头上,将那愤怒的容颜染上冰霜。

身后受了重伤的随从来到他身边,一人斗胆开口:“殿下,苏骆已经回去通知苏子孟了,想必季姑娘也不会有事的。”

楚瑾瑜猩红的眼猛然瞪向他,让那人不由自主的瑟缩着脖子,拧着嘴,生怕自己忍不住多说一句,惹怒此人。

“苏子孟与季家之间的恩怨,只怕是他恨不得季零伊赶快消失得好,怎会去救她。”

但是现在他黔驴技穷,根本没办法对付岑越。

“殿下,事情不见得以然,小的今日听闻季姑娘从射阳离开的时候,还是由苏子孟亲自送出城外。可想......”

后面的话没敢再说,因为楚瑾瑜的脸色更加铁青。

他怕的便是苏子孟对季零伊有感情,那两人是夫妻,日久生情,那便没有他楚瑾瑜插足之地了。

思索许久,他硬生生将一口气给憋了下去。然后收回自己泛红的拳头:“走,回汝州,去季家。”

稀稀散散人在雪地中渐渐的远去。

当天苏骆便带着人快马加鞭的赶回去,在走到路上的时候还派出了线人去寻找季零伊的消息。

一直到傍晚时分,苏骆才带着人回到了射阳。此时的苏子孟正在书房里处理公事,而外面急促的脚步声,让他懒散的抬起脑袋。

正好对上门口突然进来的苏骆那双急切的眼睛。

他带着冷风大步凌云的走了进来,然后猛地跪在苏子孟面前,双手抱拳,脸色铁青:“君侯,属下办事不利,请君侯责罚。”

苏子孟挑眉,语气平淡:“怎么了?”

“属下在护送夫人的路上遇到了歹人的劫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将......将夫人丢了。”

后面的几个字咬的极重,说完,重重地将脑袋埋下,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对新过门的嫂嫂心怀愧疚。

苏子孟脸色刷的一白,面上的表情看起来倒是没有多大的波动,但是内心已经泛起了涟漪。

他缓缓从梨花雕椅上站起身来,将自己黑色的披衣刷的一下盖在身上,神色凝重:“可知道人在哪?”

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书房,身后的苏骆紧跟其后,随着他的步伐走到大门口。

一个仆人风尘仆仆而来,跪在两人面前:“将军,崇州的内线来报,夫人被当地领主岑好的孙子岑越劫持到了榆阳。”

“去榆阳。”苏子孟下令,人已经翻身上马,那双深沉的眸子里敛上所有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一勒缰绳,马儿嘶鸣一声,乌央央的一群人便出了射阳,往榆阳直奔而去。

季零伊坐在车内,软软的靠着被红绸包裹的车壁,目光落在那小小的窗子口,虽然被帘子遮去了外面的光景。

身旁的岑越带笑得眸子看着那完美的侧颜,是越看越是喜欢,他往对方靠近了两步,咸猪手盖住那放在腿上冰冷的小手上:“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岑越。”

季零伊都懒得看他一眼,将自己的手缩回。半闭上眼帘。没有回话。

“你不说也行,你与我回榆阳,便是我的人了。今后可别想那个没用的七皇子。”

“公子说笑了,我与殿下并无什么。只是做公子的人,恐怕办不到。”季零伊轻笑,淡淡的眸光落在他身上。

“姑娘这话何意?莫不是觉得我岑越配不上你?”岑越有些恼了,板着脸。

季零伊微微摇头,回答:“我已嫁为人妇,怕是配不上公子。”她如今是对方的阶下囚,说话也得客气点,中规中矩,就怕惹怒了这人。

岑越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有何不可,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夫家递上休书,你与我过余生如何?”

季零伊抽了抽嘴角:“季零伊的夫家乃是射阳齐侯苏子孟,公子觉得季零伊有能力让夫家递上休书?”

岑越表情一僵,青了一片,这才重新上下打量眼前的女子,一脸媚像,容貌自然是绝色,美眸涟漪。气度也是上乘,坐怀不乱必定是见过大世面的。说话稳淡,不似说谎。

因而真的是那个季家的二小姐季零伊?

那七皇子袒护此人的话,也就说的过去。

岑越越想越是啧啧感叹,自己可是捡到宝了。

本初就看那苏子孟不爽,现在人家妻子落到自己手里,怎能不好好利用一番。

“原来是季姑娘啊,看来在下的眼光确实倒是雪亮的很。姑娘若是怕那齐侯找上门来,大可放心,在下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他一脸信心满满的样子,不免让季零伊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不是自己看不起岑越,只是一个小小的崇州对上射阳的齐侯,实在是入不了眼。

夜幕拉开,白雪却依旧耀眼的很,将街道铺上一层厚实的毛毯一般。车子从城门进入时,将地面轮上几道深刻的痕迹。

戌时三刻,马车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季零伊靠的太久,脑袋都有些不适应的眩晕了下。身边的人将她搀扶着下车。

顶着蒙蒙夜幕,眼前高耸的门头,几个烫金大字在门楣上挂着的红灯笼的光线下,散着红色晕光。

青石板阶梯的石缝中冉冉冒着幼草。

在此处便是岑越的府邸了。

岑越将人从大门带了进去,季零伊已经在思忖接下来该怎么对付这人。若是对自己心怀不轨的话,她如今这种情况也不见得可以反抗。

头疼之际,岑越倒是未曾对她不轨:“你今夜便在此处住下,明日我便送你一个礼物!”岑越笑眯眯的叫来几个丫鬟,将季零伊拥护着去了上好的客房。

为了防止她逃跑,屋子周围还派了不少看守的人。季零伊坐在屋子里呆呆地望着那紧闭的房门,哀声叹息。

既然已经无法逃脱,那不如善待自己。

想罢,起身去了床边,和衣而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1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狼狈逃离,又遭养父母设计,逼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婚后,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是他……这豪门太危险!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个娃?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从头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

  • 2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2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3 天降神婿陈黄皮

    3天降神婿陈黄皮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4 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4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酒小五| 古代言情

    “噗~”一口鲜血吐出,云浅歌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盼着的人,他眼中全是浓浓的厌恶和嫌弃。“殿下.…为什么”云浅歌双眸含泪,剧痛从心口慢慢散开,痛入骨髓。

  • 5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5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临天| 穿越架空

    秦氿听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细想,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因为她的跑路,李家两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门来跟他们交涉,结果一言不和就闹上了,被李家两口子失手杀死。

  • 6 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6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青鸾峰上| 玄幻科幻

    叶辰:吾为,剑道至尊,故谓,剑帝!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