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他书翦陆星江by薄皮大陷在线阅读

月光下的他

更新时间:

完结小说《月光下的他》由薄皮大陷所编写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主角书翦陆星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月底,是F大一年一度运动会召开的时候,书翦被学生会“抓壮丁”,拉去广播室念宣传稿。...

《月光下的他》精彩内容

晚上十点,对于Wi-Fi时代的男大学生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8号宿舍楼321室。

陆星江推开门时,屋里三条“咸鱼”正搬着凳子坐成一排玩“吃鸡”,小队模式,三男一女。

秦晔正故作姿态地清清嗓子,开麦说:“妹子不开语音吗?我们三个超厉害的,带你吃鸡带你飞,学妹音还可长期合作哦!”

对面沉默片刻,听筒传来“吱吱”的电流声。

“学妹星际大西瓜,老娘铁观音。”

陆星江微微一笑,解了外套甩在椅背,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还没解锁,就见秦晔飞奔到他跟前,把手机塞他怀里。因为开着语音的关系,不能发出声,秦晔拼命用唇语示意他帮忙代打。

他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接过手机。

一分钟后。

看着界面上被一枪崩了的自己,刚从厕所出来的秦晔痛哭出声:“队长,你是一个自己不缺妹撩,却总是让人无妹可撩的男人。”

秦晔挂了以后,宿舍另外两个很快相继“扑街”了。他万万没想到,最后是那个“铁观音”妹子存活到决赛圈,一连六杀带领队伍吃了鸡。

她全程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在这局彻底结束前,冷笑了一声:“呵,男人。”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陆星江住的是混合寝室,除了他和秦晔是网球队的,还有两个是计算机院的。

老二简振干咳了两声,耸了耸肩膀:“别说,大晚上的还挺热……欸,陆哥,啥时候回来的?”

大概是他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浮夸,他又定睛看了陆星江一眼:“你又自己去加训了?我们还以为你去跟哪个小妹妹约会了,要不怎么特地换了一身衣服。”

他指了指陆星江颈间还没干的薄汗。

陆星江淡淡地“嗯”了一声。从回来起一直安静得像一块废铁的手机,终于颤颤巍巍地振动了一下。

【书中自有菠萝饭:明天我们院里要开会,我后天再去报到可以吗?你放心,我在图书馆借阅室的信用评分都是五颗星,绝对不会赖账的!】

【书中自有菠萝饭:ballballyou.gif】

他无意识地弯了一下嘴角,桃花眼微弯,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敲了几个字回过去。

【螺旋桨:什么ball?】

脑海中却不自觉回想起三个小时前,听他说要“杀人灭口”后女孩子的反应。

巴掌大的苹果脸,因为手臂从他手里挣脱不得的缘故,憋得染了点红晕。他话音落下,她面上先后闪过震惊、恐惧、指责、难以置信等数种神情,最后双眼一闭,似乎认命了。

在凛然赴死前,她还是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我室友发现我不见了肯定会报警的,现在警察那么厉害,24小时之内就会把凶手捉拿归案……”

“哦。”他浑然不在意地应道,“没关系,我不怕坐牢。”

书翦眼角都红了:“就、就不能再商量一下吗?”

陆星江慢慢低下头,贴近她的脸,声音听着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却相当严重。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路过,让我觉得秘密暴露了。你深深地伤害了我的自尊心。”

书翦“啊”了一声,垂着脑袋,嗫嚅着道:“真的很对不起。”

冷酷无情的陆星江并没有心软,继续道:“可能导致未来一个月我都无法训练了。”

“……”

“我身为队长带头不去参加训练,会导致军心涣散,下个月F大网球队要去参加省里的全国团体赛选拔,也许就因此失去了参赛资格。”

蝴蝶效应都没这么可怕吧?

脑海中刚冒出这个想法,又被愧疚之心压了下去,书翦沉默了几秒,猛然抬起头,壮士断腕般道:“那、那有什么补救办法吗?只要能让你恢复身心健康,我都、都可以……”

“不过,违法乱纪的要除外。”

“行吧。”陆星江皱了皱眉,状似勉强道,“把你微信给我,明天上午十点,我参加八百米决赛,你先从给我带水做起吧。”

巨大的身高差使书翦抬头看他都很费劲,可怜兮兮地应了一声:“好。”

陆星江嘴角微扬,差点想伸出手摸摸她的头顶,意识到场合不对,他很快将冲动压下去,又是一副意兴阑珊、黯然落寞、受了伤害的模样。

至于大魔王属性,只有被他拉去陪练还滞留在网球场里的胡承得以窥见。

他发出消息后,那边十分钟都没有回应。

陆星江难得耐心地等着,十分零十一秒的时候,书翦终于发来消息,是一张图,图上有篮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等数十种球,最中间的是一个网球。

【书中自有菠萝饭:你想要哪个ball?乖巧.jpg】

【螺旋桨:后天早上九点,综合楼208室,不许迟到。】

陆星江发完消息后,没有再等回复了,看了一眼时间,抓了两件换洗衣服去洗浴室冲了一个澡,再回来时,新消息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好的”,他点开书翦的朋友圈,倒是多了一条新分享,是一首叫作《Evil》的歌。

他眉心一皱,把六级考了666分的简振叫了过来,扬了一下下巴,示意他看手机屏幕:“这是什么意思?”

简振瞥了一眼:“evil,恶魔,恶势力。怎么了陆哥?”

陆星江:“没事!”

他嘴上云淡风轻地说着,声音里却透出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仔细听,依稀还有一点儿挫败。寝室里另外的三人面面相觑,向来脑筋缺根弦的秦晔不禁脱口而出:“我们队长,真是哪哪都好,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如此胆大包天的话,秦晔迅速打脸:“队长,我、我刚刚啥都没说。简振!你干啥玩意儿呢,就你长嘴了,就你会英语了,一天到晚牛哄哄的!”

简振:“我和你二大爷有话一叙。”

陆星江正神游天外,并没有看见身后的腥风血雨,回过神来时,随口问了一句:“对了,问你们一个问题,我念英文很难听?”

一晚上没吭声的老四被推出来回答这道送命题:“陆哥,‘暴殄天物’这个词,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陆星江:“……”

书翦每天节目直播的时间是早上七点,播完大约是八点半。她想了一下目前自己包身工的处境,在进入综合楼前,在楼下的小超市里买了几盒纤维饼干,还有补充体力的饮料。

她出了超市是8点57分,陆星江已经发来了微信催她。

【啊菠萝:还有三分钟。不用敲门,直接进来。】

“啊菠萝”是书翦给陆星江的备注,来源还是广播稿那个玛丽苏爆表的“阿波罗”。书翦低头丈量了一下自己的腿长,决定还是不浪费时间回复他了。

她一边爬楼梯,一边还在脑海里天马行空地想:好想介绍他和周临认识,他们在“如何压榨民工的剩余价值”这个课题上应该很有共同语言。

208室是校网球社的活动室,平时用来堆放杂物,陆星江临时找人清理了一下,也只空出了一张桌子。

窗帘被拉开,大片阳光倾泻进来,空气中有细小的光圈,洒在双手按在桌沿的那人身上。书翦刚一推开门,就看见两条裹在休闲裤里的大长腿,好嫉妒。

她视线再一转,正好移到桌上厚厚的一沓书本上。书翦视力好,隔那么远也能看得清最上面那本书的书名——《剑桥少儿英语图书系列1》(以下简称《系列1》)。

难不成这个大佬是找她来给哪个小朋友上英语课的?如果是这样,对于有丰富家教经验的书翦来说,倒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她心下了然,刹那间摆出摩拳擦掌之势,问道:“学长,要补课的学生来了吗?”

陆星江轻轻颔首。书翦环顾一圈也没看见别的人影,正要问人在哪,就听面前的人说:“我。”

书翦没听清,侧着头看他,杏眼里还有些茫然。

陆星江又镇定自若地重复了一遍:“你要教的人,是我。”

“……”

那套教材上标注了适用年龄:8—14岁儿童。陆星江觉得没毛病,他的英文水平就是如此年轻。

而书翦还沉浸在那晚听见的那句小学生英语里。她本以为陆星江是故意念成那样的,没想到竟然是本色出演。

这下陆星江在她心中的形象,骤然变成了自强不息、顽强求学的“感动F大十大人物”,连带着她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敬佩不已:“学长,我会跟你一起好好努力的!”

陆少爷被她灼热的视线盯得背后一凉,总觉得产生了什么误会。他把《系列1》拿下来,递给书翦:“就先从这个开始吧。我今年寒假要去澳洲打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比赛,不想因为说不好英文丢脸。”

此话一出,书翦立刻感受到了浓浓的使命感,仿佛中澳网坛交流的纽带都系在了自己身上。她正襟危坐、严肃认真道:“我明白了!”

半个小时后。

“学长,冒昧地问一下!”

“嗯?”

“你高考英语是怎么考的?”

陆星江拿着笔涂了两下扭曲的英文字母,英俊的眉头紧锁:“我是体育特招生,不需要高考。”

“哦……”怪不得,不然他的英语老师很容易被气得英年早逝。

书翦第三遍跟陆星江讲起主谓宾的概念,在纸上写下:Ilikeyou,解释道:“这是主谓宾正序结构里最简单的句子,I是主语,like是谓语,you是宾语,意思也是直译,‘我,喜欢,你’。”

说完,她期盼地看着陆星江,希望他这次能听懂。

皇天不负苦心人,陆星江终于点了点头,嘴角还带着笑:“这个我知道,就是‘我喜欢你’嘛。”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书翦皱皱鼻子,准备略过这一节,她喝口水润润嗓子,接着说下面的知识点,结果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秦晔觉得自己真的挺倒霉的。原本是为了助攻,周末一大早就带着队长暧昧对象的室友们来社里填登记表,谁想到会正好撞上队长跟暧昧对象表白。

如果就他一个人,大不了憋着八卦撤退,到队群里再撒欢儿地说。可是事情毁就毁在,那个位暧昧对象的两个室友也在,跟他一起听了八卦,并且比他还激动,激动到一使劲儿,就把没关严的门推开了。

她们是娘家人不用担心,但他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被他们队长弄得魂断训练场。

秦晔闭着双眼斩钉截铁道:“我们就是从这路过,什么都没听见!”

书翦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

这台词,还真不是一般的耳熟。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1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狼狈逃离,又遭养父母设计,逼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婚后,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是他……这豪门太危险!只是,跑到半路才肚子里多了个娃?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从头到尾我要的只有秦舒!”

  • 2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2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3 天降神婿陈黄皮

    3天降神婿陈黄皮

    天衣有缝好长| 悬疑灵异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远山村,据说出生当天有人看到我家祖坟前有两只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着,不停地俯首叩拜。我爷爷陈言是个风水先生,他信命,于是给我取了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 4 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4神医狂妃倾天下云浅歌

    酒小五| 古代言情

    “噗~”一口鲜血吐出,云浅歌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盼着的人,他眼中全是浓浓的厌恶和嫌弃。“殿下.…为什么”云浅歌双眸含泪,剧痛从心口慢慢散开,痛入骨髓。

  • 5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5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临天| 穿越架空

    秦氿听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细想,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因为她的跑路,李家两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门来跟他们交涉,结果一言不和就闹上了,被李家两口子失手杀死。

  • 6 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6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下山

    青鸾峰上| 玄幻科幻

    叶辰:吾为,剑道至尊,故谓,剑帝!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