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郁绒贺从霖小说,郁绒贺从霖免费阅读全文

郁绒贺从霖

更新时间:

贺从霖和人打架了。郁绒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宿舍楼有门禁,郁绒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

《郁绒贺从霖》精彩内容

《郁绒贺从霖》完全让读者入戏,不管是郁绒贺从霖的人物刻画,还是其他配角的出现都很精彩,每一章都很打动人,让人能够深入看进去,《郁绒贺从霖》所讲的是:杨雪掩唇,一脸姨母笑,又伸手轻戳了郁绒一下,“听见没?你的牧之哥哥害怕你跟人跑呢。”……。

贺从霖和人打架了。

郁绒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

宿舍楼有门禁,郁绒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

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

保释贺从霖需要办手续,主要是填表和交钱。

民警问郁绒:“你和贺从霖是什么关系?”

郁绒迟疑了下,才说:“我是他发小。”

梁许两家是世交,许爷爷在世的时候,还和梁爷爷定了两家孙辈的娃娃亲,父母那辈也没反对意见,默认了郁绒将来要做自家的媳妇儿。

所有人里,只有贺从霖态度模棱两可,说他反对吧,每次被人调侃都只是笑,说他同意吧,私下里他对郁绒从来没说过在一起的话。

他对郁绒也不赖,但似乎始终拿捏着分寸。

他这态度有时候不免让郁绒有点儿焦灼,不过她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虽然她很喜欢贺从霖,心底已经接受两家的安排,但也不好主动说些什么,到现在也只能自称是他的发小。

“他手机里只有一个紧急联系人,就是你,我还以为你是他家里人,”民警有些意外,“他为了女朋友,把人家酒吧给砸了。”

郁绒手一顿,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女朋友?”

“对,一个叫陈婧的姑娘,他们去酒吧玩的时候,有小混混调戏陈婧,贺从霖直接用酒瓶给人头上招呼……”民警啧啧两声,“挺狠的,人现在还在医院做手术呢,酒吧那边也受了牵连,你们回头得看看怎么处理,搞不好还得打官司。”

郁绒整个人是懵的,她和贺从霖几乎天天不是微信就是电话,从没听他提过什么女朋友。

办理完手续,贺从霖被民警领着出来了。

郁绒才抬眼,就注意到他额角多出一道新疤。

足足三公分长,斜在左边额角,刚刚结了血痂,在他那张俊脸上挺明显的。

这其实不是贺从霖头一回打架。

他的打架史可以追溯到初中,这小少爷是被惯着长大的,加上梁家有钱有势,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什么妥协和退让,这么多年活得恣意又嚣张。

他走到郁绒跟前,喊她:“小栀子。”

亲近的人都喊郁绒栀子,只有贺从霖搞特殊,非要在前面加上一个“小”字,一字之差,但却多出几分狎昵。

郁绒到这会儿其实还没缓冲过来,盯着他额角的伤,本能想问一句疼不疼,但话到嘴边,换了个问题:“陈婧是谁?”

贺从霖愣了下,手轻轻扯住她衣袖,将人从派出所大厅往出去带,“我们出去再说。”

今夜预报会有暴风雪,但天气的恶劣程度还是超出了想象。

郁绒身材纤细,感觉自己都快要被吹跑了,她很后悔,出门的时候因为着急,她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是毛呢的,显然抵御不了风雪。

贺从霖带着她,穿过马路,去了对面的酒店。

郁绒思绪混乱,只是裹紧外套跟着他走,冻得都快僵硬的脑子还在想陈婧是谁。

等进了空调开放的酒店大厅,她感觉自己才算是活了过来,慢慢攥紧僵硬的手指。

贺从霖没去前台,带着她直接进了电梯,一边和她说:“陈婧是我女朋友,本来打算最近就给你介绍一下的,没想到出了这事儿……她就在楼上的房间。”

郁绒还是木的,她觉得自己被冻麻了,走出电梯时候才想起,问了个问题:“既然她是你女朋友,怎么没去派出所保释你?”

“她被流氓骚扰,受到很大的惊吓,”贺从霖一边走一边解释:“再说外面风雪这么大……”

话出口才觉不妥,“今天辛苦小栀子了,等这事儿处理完了,我请你吃饭。”

郁绒觉得,今夜的风雪好像一路吹到了她心口,怎么会这么冷。

贺从霖敲门,很快有人过来,才拉开门,就往贺从霖怀里扑。

陈婧语带哭腔,“吓死我了……你怎么那么冲动啊,和那些人打架……都受伤了,疼不疼啊?”

“我没事。”贺从霖按住了陈婧探向他额头的手,轻咳了声,示意陈婧旁边还有人,“这是小栀子。”

陈婧这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个人,扭头看向郁绒。

郁绒是那种偏清冷的长相,素面朝天却不会让人觉得寡淡,不过相比之下,化了妆的陈婧就显得精致许多。

“原来你就是小栀子,牧之经常和我说起你,你好。”

陈婧伸出手,郁绒顿了下,才伸手同她礼节性握手。

进屋关上门,贺从霖刚在沙发上坐下,陈婧就又凑过去,用纸巾去擦他的伤口。

郁绒很不自在,站在原地。

贺从霖推开陈婧,“别弄了,等下我去洗洗,先给小栀子安排住的地方,学校宿舍楼估计锁门了。”

贺从霖拿酒店内线打给前台,没说上两句就挂了。

极端天气下,酒店爆满。

陈婧噘着嘴,“这会儿肯定是订不上了,就这间大床房还是我早上给咱俩订的呢。”

郁绒第一个想法是,这两个人早上就订房间了,还是大床房。

她不知道自己的注意力怎么能偏成这样,但越是想要压制,就越控制不住地去想,原来他们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那他们交往多久了?

贺从霖居然隐藏得这么好。

大概一个多月前,她在梁家见到他的时候,梁爷爷半带打趣地问他计划什么时候娶栀子回家,她羞红了脸,她很清楚地记得他是怎么说的。

他回答梁爷爷:“爷爷,您太心急了,起码得等小栀子毕业再说吧。”

她的误会就在他这样模糊的态度里逐步加深,时常觉得自己对他来说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但现在,她觉得他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她笑不出来,拿出手机低头看,“没事,我在附近找找其他酒店。”

陈婧出主意:“我们在手机上帮你找吧,你赶紧下楼出去看看跟前还有没有其他酒店,要是我们订到了,就给你打电话,咱们两头行动也更有效率。”

郁绒不傻,陈婧明显是在赶人。

她也不想呆下去,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我送你……”贺从霖话没说完,陈婧就一把拉住他。

“你受伤了,乱跑什么啊,还是休息吧……”

后面的话,郁绒没听到,她走出去并关上了门。

走出酒店,寒气迎面扑来,天地之间像是被舞动的白色纱幔笼罩。

郁绒裹紧外套,有雪花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又在她眨眼之间坠落,像是一滴泪。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下山后,我和姐姐们恩断义绝!

    1下山后,我和姐姐们恩断义绝!

    土不拉几| 都市生活

    杨凡五岁时被老道士带上山,用了十五年学各种技能,例如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御剑飞行的神术等......十五年后,杨凡学成归来后,才发现自己早已被喜鹊占巢,还被三位姐姐赶出家门。

  • 2 进入娱乐圈后,明星后妈被网暴了

    2进入娱乐圈后,明星后妈被网暴了

    宋蓁| 现代言情

    爸爸那段时间没有精力去打理公司,全都是我请假回家一个人帮他扛起来,于氏渡过了风波后依然井井有条。有天我和他回家的时候,昏黄的路灯下爸爸忽然佝偻起了腰。他摸了摸我的脸,眼中有湿意——他说囡囡,你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你妈妈没机会看你这么懂事的样子了.....囡囡,妈妈临死前让我好好照顾你,可是我...

  • 3 拜托,他对你可是一见钟情

    3拜托,他对你可是一见钟情

    连载中| 现代言情

    “阿玲,这事可跟我没关系啊,是你让我来帮你撕人的!”“是啊!我们根本不认识她!”“凭什么我们也要挨泼?”“阿玲你快说句话啊!”“是啊,看在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份上我们才来帮你的!出了事你不能坑我们几个啊!”几道女声同时高亢的响起,小渡抓了抓不太舒服的耳尖,不耐烦地说道“别废话了,打人的时候没想过后果?...

  • 4 第1章 觉醒的炮灰男配!

    4第1章 觉醒的炮灰男配!

    柳凤瑶| 古代言情

    女子身穿一身鹅黄色的长裙,头上戴着金步摇,娇俏的俊脸上不施半点粉黛,看上去清纯可人,让人过目难忘。苏浅浅站在酒楼门口,一脸惊喜的看着男主。她的眼、她的心都在男主身上,直接视周围看客如无物。当然...

  • 5 枕欢

    5枕欢

    不吃香菜的| 豪门总裁

    同学聚会那天,老同学给鹿今朝介绍一个大单子,让她帮忙设计婚纱。鹿今朝到了才知道,这婚纱居然是给她的丈夫和他的白月光做的。鹿今朝坐在同学会的角落里玩手机的时候,他们学校最有名的校花桑雪,亲密的挽着她丈夫司煜白进来,用单纯无辜的嗓音和众人道歉,“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是我不好,今天收拾的时间有些长了。...

  • 6 李羡之穿越到一个名为大宁朝的帝国

    6李羡之穿越到一个名为大宁朝的帝国

    北鱼| 穿越重生

    李羡之穿越到一个名为大宁朝的帝国,成为南王府二世子,本以为荣华富贵,安然一生,却不想,南王府权倾朝野,为皇帝所不容,最终李氏子弟,一纸诏书而归,为皇帝设计,刺死于蛮荒。为了活命,李羡之装疯卖傻、睡猪圈、吃猪食、当乞丐,为天下人嘲笑,终于!在三年后,得世袭罔替,封为南王。李羡之一改常态,平百越、踏南黎...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