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雅贺晏章小说《郁雅贺晏章》免费阅读

郁雅贺晏章

更新时间:

贺晏章和人打架了。郁雅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宿舍楼有门禁,郁雅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保释贺晏章需要办手续,主要是填表...

《郁雅贺晏章》精彩内容

《郁雅贺晏章》是一部令人着迷的短篇言情小说,由郁雅精心打磨。故事中的主角郁雅贺晏章通过勇气和智慧克服了各种困难和挑战,并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这本小说以其深入人心的情感描写和紧张刺激的情节而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她此时身在客厅,回头偷偷看梁锦墨,这人应该不会多嘴告诉梁家其他人吧……好巧不巧,梁锦墨此时从餐桌边站起身,也正看着她的方……。

入夜,郁雅失眠了,想起一些旧事。

大约去年这时,贺晏章刚刚开始玩赛车,出过一次车祸。

那回郁雅差点被吓死,贺晏章从车里被人抬出来时,满头都是血。

不光她以为贺晏章要死了,贺晏章自己也以为自己要死了,他在救护车上短暂睁眼的一分多钟里,喊小栀子。

郁雅赶紧凑过去,她的手被贺晏章一把抓住。

他的手很凉,郁雅双手捧着摩挲,流着眼泪让他不要说话了。

可他还是在喊小栀子。

郁雅不确定他是不是清醒,她在他耳边说:“我在呢。”

他看了她一眼,好像才放心了,又陷入昏迷,只是手还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又喃喃叫了声小栀子。

好在贺晏章命大,这伤看着严重,其实不然,手术也不大,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个月,然后回家休养,三个月和半年的复查情况都还不错。

梁父梁母因为这件事勒令贺晏章不准再玩赛车,但郁雅知道,他还是在偷偷地玩,只是没法明目张胆参加比赛。

没人能管得住贺晏章,她也曾经试图劝说,他总是插科打诨带过话题。

不过,这场车祸在郁雅心里,意义绝对不是单纯的阴影,贺晏章昏迷时叫的是她的名字,就连他那些玩赛车的队友都听到了,他们也都认定她和贺晏章是一对。

那时她就想,贺晏章心底,总还是有属于她的位置的吧。

这事儿真是没处说理去,一个男人昏迷的时候喊着她的名字,抓着她的手,谁能想到他其实并不喜欢她。

从来没喜欢过。

郁雅睁着眼在黑暗里想这些,一股沉钝而又缓慢的疼痛,从心口往四肢百骸蔓延,眼泪从眼角安静地滑落下去。

翌日早晨去上自习,仍是没法专心。

她和贺晏章从前就算有些小打小闹的不愉快,也从来不隔夜,要么他会主动和她说话,偶尔她也会低头。

可这一回,到了中午,她没有再收到贺晏章的消息。

午饭时,郁雅接到一通许母赵念巧的电话。

“牧之打架那事儿,你清楚吗?”赵念巧说:“昨晚梁家闹得挺凶,老头子差点被气得犯病,牧之也被关在祠堂一个晚上,听说还挨打了。”

郁雅心口一沉。

贺晏章是梁家的宝贝疙瘩,她从来没见梁父梁母对贺晏章动过手,以前偶尔也会罚跪祠堂,但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

对贺晏章那样的少爷,这次的惩罚算是很重了。

“我看他爸妈也是头痛,尤其他妈妈,本来还指望他继承家业呢,到现在还不务正业的,还打架……这样子,还不如那个私生子梁锦墨,我听说私生子反倒争气,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上班了,回来直接带着工作经验和从国外挖来的团队,进了梁氏总部,再这样下去,这梁氏将来会落到谁手里还真不好说。”

赵念巧絮絮叨叨说梁家的八卦,郁雅却没细听,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挂断电话,她背上包下楼,打车回家。

只是,到了自己家别墅门口,脚步却没停,绕过去,按响了梁家的门铃。

梁家的保姆过来开门,见是她,面露喜色:“栀子来了,你赶快和太太说说吧,牧之都跪了一夜了,到现在还没放人呢,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看来这次贺晏章是真的把他父母惹毛了,郁雅不敢耽搁,赶紧往主屋里走。

贺晏章虽然体质不错,但毕竟出了车祸至今也就一年多,跪一夜……她听着都开始着急了。

梁父大概是去上班了,此时主屋客厅里,只有梁母。

郁雅过去恭敬地打招呼,“梁阿姨。”

“栀子,”梁母付婉雯见着她,“你也帮忙多看着点牧之啊,你看他成天闯祸,我这个当妈的说了他也不听……”

付婉雯抱怨很多,贺晏章不成器,还不如私生子上进,她这个当妈的都面上无光,脸色也难看,“对了,我听说牧之这次打架和一个女的有关系,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问那小子好多遍,他就是死活不肯说。”

郁雅低着头,手缓缓攥紧,很久,她小声道:“对不起梁阿姨,是因为我。”

付婉雯眉心蹙得更紧了。

“有个男的欺负我……”郁雅抬不起头,声音很弱,“牧之就帮我拦了一下,然后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

她就连现场的情况都不清楚,说得非常含混,“你们不要再罚牧之了好吗……他不是故意闯祸的,是为了帮我。”

付婉雯定定地盯着郁雅看,郁雅感觉就像是在被凌迟。

她的脸颊滚烫,是因为羞愧。

梁父梁母对她其实很不错,但为了贺晏章,她对他们说谎已经不止一次了。

良久,付婉雯叹口气,“栀子,那可是酒吧,你说你……你以前挺乖的,你怎么能和牧之去那种地方呢?”

郁雅头更低,只觉得难堪,“对不起。”

“牧之生性不羁,我这个当妈的管不了,就指望你帮忙多管管他,但你现在这样……”付婉雯摇头,“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郁雅指甲将自己掌心抠得泛红,忍不住对自己洗脑:没事的,反正以后要做梁家媳妇儿的人不是她,梁母怎么看她也不重要。

付婉雯起身,往祠堂方向走,郁雅没有跟过去,她知道付婉雯这是要放过贺晏章了。

付婉雯其实很宝贝贺晏章的,如果不是真的被气到了,也不会为难自己儿子。

贺晏章揉着跪得发麻的腿走到客厅,瞥见郁雅,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

郁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腿疼,哪怕他没有那么老实,站站跪跪坐坐地蒙混,可好歹也是一夜,现在这双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郁雅看到他脸颊肿着,还有个明显的五指印,大概是来自梁父或者梁爷爷,她没有问,而是问起付婉雯,“梁阿姨呢?”

“上楼去了,说是不想看见咱俩,还说让咱俩都自省,以后别去酒吧。”贺晏章浑不在意,“我妈就是管得太多,现在年轻人玩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按她说的这样哪里也不能去。”

郁雅站起身,“那我回家了。”

“等等,”贺晏章一把抓住她手腕,仰头看她,又压低声,语气带着些温柔意:“我妈是不是说你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千恩万谢

    1千恩万谢

    白祺珍| 现代言情

    【在!】【放!】【给你介绍个活儿?】【啥?】【恋综。】【你上的那个?】【没错!江湖救急!】【谁看上我了?】【……我】【我拿你当朋友,你想泡我?】【这个数——合同JPG.】【马上到!】

  • 2 大叔夜夜深缠

    2大叔夜夜深缠

    二月里里| 豪门总裁

    三年婚限,到期的最后一晚,纪小念把湛封给睡了。纪小念以为她跟大叔发生关系后,他们的婚姻就会坚不可摧,谁知道第二天大叔就把他的白月光领回了家。几次被伤得体无完肤以后,纪小念决意放手离开,这老男人爱谁谁,她不伺候了。然而,等纪小念消失后,湛封却疯了。疯得满世界去寻纪小念的身影……

  • 3 宫墙惊华

    3宫墙惊华

    槐序| 古代言情

    我是萧衡身边的死侍。一路为萧衡平叛乱,斩内奸,送他登上皇位。萧衡曾说皇后之位只有我能坐。却转身娶了相府嫡女为后。【阿凉,朕赐你封号婉,你性子太强势,朕希望你端庄柔顺,恭敬淑德。】可我是死侍,是刺客,注定与他的嫔妃相处不顺。萧衡大怒,不许我还手。当我死在冷宫,他却杀红了眼。

  • 4 小官之女的富贵手札

    4小官之女的富贵手札

    夏天吃啥| 古代言情

    注意旁的人。待看见温以柔的面容时,一抹惊艳之色从惜月的眼中闪过,随即又露出惋惜的神情。这般好的样貌,若是出身高一些,定是有大造化的,可惜了…“惜月姑姑,我知道,他们是吏部主事温大人的家眷”江恒扬着眉毛笑着道,说完还对温以缇挑了挑眉。江恒和她说了一堆家里的事,温以缇自然也不藏着掖着了。温老爷这些年在吏...

  • 5 七年三往复

    5七年三往复

    白祺珍| 短篇言情

    皇上与他的白月光大婚那晚,我独自在冷宫咽了气。他在我的墓前挥洒热泪时,我却已带着陪葬的金银珠宝逍遥塞外。“这进来了个什么玩意儿?符合【俊九八】吗就放进来?”“大小姐,您就别叭叭了,赶紧跑吧!朝廷来人了!您犯的可是欺君之罪!”一时间,满山寨的九头身腹肌俊男,皆愣成了石像。

  • 6 妻子得癌症后我被万人唾骂

    6妻子得癌症后我被万人唾骂

    温开水| 都市生活

    妻子得了乳腺癌,而我当着所有人面说了一句,「有这钱给她治病,还不如让我娶个新老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