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人写的小说师尊曾是魔君旧爱在线阅读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

更新时间:

三界有言,君主无情,天下与私情不可皆有。她是大魔头铜月,天赋奇骨,万年难遇的天才,修炼仅百年魔界便无对手,顺理成章登上魔君宝座,威震四方,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为三界和平她舍了爱人,弃了名誉,却仍遭到暗算,亲友背叛,仙道杀入,魔界四分五裂。在人界轮回万年睁眼,重新降生在魔界,一转眼,殿内再一次血流成河...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精彩内容

爽文《 铜月浦云》,火爆开启!铜月浦云是书中的男女主角,也是实力派作者静思人精心所写,文章精彩故事内容讲述的是:“你说她是不是傻的?都三年了,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更很少下床走动,真不知师尊为何要将她带来。”……

白衣男子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近,此人是泯星神君的大弟子,名唤段元稹。

他身穿素白衣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进门时差点被门槛绊倒,举手投足间唯独缺乏些许稳重。

来到床边后,他双手一抬,袖袍滑至肘窝,嘴上轻声嘀咕着:“让我来看看。”

看着面相儒雅,文质彬彬,伸手便要扒裹在铜月周身的床单,那厚重的布料之下便是铜月赤裸的身躯。

虽说还是婴儿之身,但这副壳子里可是个活阎罗,让一个小仙童摆弄倒也罢了,可若是被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个仙界男子,铜月怎会坐以待毙。

她暗自发力,忽觉体内气血翻涌,丹田微痛。

看来这副身躯内储有不少她的真气,她能重生,那旧部确实下了功夫。

返魂术,她曾听说过,只是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此乃禁术,风险极大,一般用于临死之人,将他的血肉与魂魄强行连接在一起,便可死而复生,但若失败那人的魂魄将会化作黑烟破灭,就此消逝。

但也仅限刚死之人。

像她这种死了许久,还能用百年前遗留的真气引回魂魄而复活,还真是旷古未有,只怕她那旧部也没有半分把握,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罢了。

眼看段元稹的手就要触碰到她,床上小小婴儿睁开一双红眸,周身气息陡然一变。

床边的小仙童察觉到不对,立时将脸上的稚气收起,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沉下来,站直身板神情严肃,出言阻止:

“段上仙,她可是泯星天尊从魔界带回来的,要小心处置。”

段元稹的手停在半空中,转头问:“魔界?”

“正是。”

“可师尊并未同我说明。”

“许是忘记了,段上仙,魔界之人阴险狡诈,谲诈多端,此幼儿看着天真无邪,亦不可掉以轻心。”

“听闻天尊得知魔界有人意图复活那至尊魔君铜月,才只身前往阻止,这幼儿说不定真是那铜月转世。”

闻言,段元稹略显犹疑将手收回,思忖片刻后嗤笑一声。

“少唬我,若她真是那大魔头转世,师尊怎会留她性命,还将她虏来,让我留心照顾。”

铜月一愣,留心照顾?

那小仙童瞥了眼床上的铜月,转头又看向段元稹意味深长的一笑。

“段上仙说的极是,倘或那位至尊魔君真的复活,只怕这百年的太平一去不返,三界将重新掀起腥风血雨。”

此话倒像是说给铜月听的。

这让她想起无上神尊,那日战场上一见,两人缠斗,势均力敌,在空中对峙时,这位满头白发,活了数千年的老人家同她讲过这么一句话:

“人本弱小,依附强者乃天性,仙界有本尊在,魔界有尔坐镇,天下大势一分为二,永世不会太平。”

世人若知她还活着,只怕三界不安。

凡事有度,物极必反。

世事轮转,皆因万物无定,有生必有死,登高必跌重。

至尊魔君不能活着,或者说不能让人知晓她还活着,再者她如今身在仙界,真实身份暴露,只怕性命难保。

想到此处,她立即将周身萧杀之气收起,装作单纯的孩童。

好在段元稹听了小仙童的话,虽说没有对她起疑心,但也没敢同她过于亲近。

此后,她的生活起居皆由那小仙童照顾。

为了能尽快适应这个躯体,铜月闭关三年,除了吃喝拉撒,便是睡觉。好在这里远离尘嚣,格外僻静,除了段元稹偶尔过来,她还没见过其他人。

这日,她将真气跑完一个小周天,屋内无人,侧耳听得段元稹和小仙童在门外赏花聊天:

“你说她是不是傻的?都三年了,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更很少下床走动,真不知师尊为何要将她带来。”

铜月方才惊觉,她在这屋里安然度过三年,从未出过房门,段元稹口中的那位师尊也从没来看过她,将她带到这里后,就销声匿迹。

“我瞧着,她比您聪明不少。”

“什么鬼话,切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待我将你埋在这海棠树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那浦云上仙可要心疼了,这些树他可是宝贝的紧。”

浦云?听到这格外熟悉的名字,铜月双眸一震。

门外二人还在吵闹之际,吱呀一声,铜月打开房门走出,迎着那令她双眼有些不适的阳光,拽住小仙童的衣襟,用沙哑声音开口询问:

“浦云!他可还活着?”

见她走出房门,段元稹和仙童面上皆是一怔,不敢出声。

“说话!”

她如今同那仙童差不多高,再加上天赋异禀,爆发而出的手劲很重,揪着小仙童的衣领不放,神情有些吓人。

小仙童无奈看向段元稹,投出求救的目光。

段元稹这才反应过来将铜月拉开道:“怎么可能还活着,百年前那场大战,死了不少人。”

铜月面色立时黯然下去,垂下眉目,愣在原地半晌。

见状,段元稹眼底隐隐泛起些许复杂情绪。

他心中惊叹如此小的年纪,且从未离开过这里,就连房门都很少踏出,怎会有这般忧思神色。

骚乱后院中安静下来,铜月四处一望,这里的风带着咸湿的气息。

蔚蓝的天空下,仙鹤在高空中掠过,四周皆是用黄金打造的房屋院墙,白玉筑栏,说是仙境也不过如此。

微风穿过一大片莹白色花林,带着淡雅花香扑鼻袭来,闻到香味。

她缓步走到树下,昂首看去。

唯有这点同魔君府的后院一样,雪白的海棠花挤在枝头,层层堆叠,密密压压,其中衬着晶莹的绿叶,不浮夸亦不跳脱。

轻风拂过,繁花皆落。

她迎着风,抬手接住一朵,花瓣轻盈飘逸,中心一点黄蕊乃神来之笔,俏皮可人。只是这花落于掌心的一刹那,亦未能逃脱她的真气侵蚀,很快变得枯萎发黄。

重生一世,她依旧碰不得花。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仿佛同过去重叠,她站在树下,那人站在不远处,却看不清他的面庞。

破碎的记忆涌出,依旧模糊,像是粉碎的琉璃,无法复原。

于她而言,已过去太久,久到她都要忘记。

正出神时,段元稹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小师妹?”

这一声呼唤吓得铜月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段元稹眼中闪过一丝歉意,伸手将她扶起。

铜月没有反抗,她那因体内毒火无法正常生长的身躯,格外的瘦弱,像是一只脱线的木偶。

怎么这么瘦?

段元稹正蹙眉感慨,铜月迅速站直身子,短暂地凝视他一眼,随即转身跑回屋内,哐的一声,将房门闭上。

段元稹望着紧闭的房门,心中不解,转头叮嘱小仙童:“这小妮子奇怪的很,你且看好她,师尊前日刚从魔界回来,我去寻他来。”

仙童微笑点头,目送他离去。

夜半三更,海棠苑内屋后现出一幼小的身影,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径直往院外走去。

白日所见景象,金屋玉栏,海风仙鹤,铜月推断出如今所在之处应是蓬莱,乃修仙众人心中的圣地。

依稀记得蓬莱岛上的慈凌神君是守护蓬莱、掌管仙界之人,其书房内有记载修仙之人生平的册录,不出名的人倒也罢了,但浦云是无上神尊的弟子,又被掳到魔君府,定有记录。

他人之言不可全信,浦云不会就这么死了,她必要查个清楚。

将要踏出院门之时,一堵无形的墙挡住她的去路,铜月抬手一摸心中暗道:一个小小的结界还拦不住她,她伸手一指,法力聚在指尖,一团小小的烈火将结界灼烧出一个洞口,不大,刚好容她穿过。

就这样她偷偷溜出海棠苑,并未注意到屋檐上的蓝袍小仙童。

在月光的照耀下,虽是半夜却也亮堂的很,道路两边树木清晰可见,郁郁葱葱,偶有一些果树,上面结出来的果实都如珍珠一般。

蓬莱岛说大不大,说小亦不小,早就听闻这里有不少奇珍异树,上古神兽,一路走来仙草仙果见到不少,却没能见到所谓的神兽。

她哪里知晓那慈凌神君所在之处,不过是一时兴起,这里的林间小道蜿蜒曲折,在暗中摸索前行。

走着走着竟迷了路,没了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一边欣赏风景,一路走下去。

“南宫韶!”

此时,迎面走来一对男女,见那男子气势汹汹的抓住前方女人的手,见两人停在不远处。

铜月立即转身钻进一旁树林中。

“我待你如何,你怎会不知!好,既如此,我现在就把话说明白!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你可明白!我对你有情,你真的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男子声音传来,言辞间似有怨气,也不乏委屈,是在对面前的女子表白。

“不要这么说,我亦不是无情之人,你待我好,我当然明白,可是简昭师兄,我亦有难处,你也知,我师尊他并不待见你。”

女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刚哭过,话语间透着不舍与无奈。

“我不想听这话,且问你一句,你可有喜欢我?”男人步步紧逼,言辞犀利。

女子犹豫片刻后回答:“我自然是喜欢你的。”

“你我皆是神君座下弟子,不分伯仲,只因你师尊对我师尊有些许意见,这才迁怒于我,这本是他们之间的嫌隙,你又何故因此将我推开?”

听二人对话,忽想到,莫非他二人正是慈凌神君和揽镜神君的弟子,这两位神君不和,当年在魔界亦有耳闻。

“是我的错,对不起。”

“不要道歉,我知你为难,偏要逼你承认,是我的错。”

男子语气缓和下来,却是十分卑屈。

女子急忙道:“不,我是真的喜欢你,都是我……唔……”

男子急功近利,女子欣然接受。

两人贴在一起,身影如同脚下的藤蔓一般,纠缠在一起,绕在那树干上。

本想着等他们谈完,跟着其中一人就有一半机会可以寻到慈凌神君的所在,没成想二人就这样腻歪上了。

铜月可不是那没脸没皮之人,继续偷听下去已然不太好。

心中默默祝福离开,没留神一脚踏在枯树枝上,树枝折断,声响惊动了那对男女。

“谁!”

女子立即回头,出声询问的同时,腰间利刃已然出鞘。

剑光一闪,没等铜月反应,剑尖刺入她后背。

待那二人寻到林中,地上除了剑,还有残留在此处点点血迹,并没有人在,可细小的脚印已暴露了偷听之人的身份。

南宫韶咬牙怒道:“是那个魔族余孽,泯星天尊养在海棠苑的祸害。”

简昭拾起地上的剑,劝她:“不过是个孩童,不必计较。”

南宫韶目光一凛,冷声道:“不!蓬莱岛怎可留妖孽在此,要趁这个机会杀了她,若天尊怪罪下来,就说天色太暗,我没看清,以为是魔族潜入,便杀了。”

见一向沉稳行事缜密的她,口中出此咄咄逼人之言,简昭一愣道:“好,听你的。”

说罢两人顺着地上血迹追过去,还没走几步,蓝袍仙童竟站在路中央,抬手将他们拦下。

另一边,铜月自茂密的草丛中滚出,逃跑时脚下似绊到什么东西,恰好面前又是一道陡坡,便一个翻滚,停在一处山道上。

南宫韶的那一剑并不致命,却刺在一处紧要穴位上。如今这个躯壳并非她本体,她的真气无法同这个躯壳完全相融。闭关三年她封经锁脉,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怎奈事与愿违,这一剑将她经脉被迫打开,宛如河堤大坝裂开一个小口,法力喷涌而出,不可遏制,剧痛难忍下,体内毒火更是烤的她浑身炙热,腹中像是有百虫啃食,让她无法起身,只能蜷在地上。

意识渐离之时,一双布鞋出现在眼前,她伸手抓住那人衣袍,像是抓到救命稻草。

手腕处似有柔指拂过,接着她被腾空抱起。

“本尊带她入含冰殿,你去查是谁伤的她。”

他的声音慢悠悠的,清冽似水,后面说了什么她没听到,就昏了过去。

在一幢宛如用巨冰打造,就连梁柱都是晶莹剔透的巨大冰柱殿内,铜月从昏迷中醒来,闯入眼帘的是她那双映在冰面上的红眸。

从冰床上起身,四处一望,泯星神君在不远处的冰面上盘腿而坐。

原来,又是他。

虽说帮了她大忙,但是这里的寒气同她相克,冷的她齿间直打架。

抱着双臂,战战兢兢的靠近这殿内唯一可取暖之物。

他正闭目养神,一双细眉如柳叶一般,面颊洁白光亮,乍一看就只是一位翩翩公子,怎么都不像那日血洗魔君殿之人。

犹豫片刻,蹲下身子小心翼翼钻入他怀中,幸好她身躯娇小,可以整个人缩进去。

“不怕我杀你?”

神君的声音令她格外安心,言毕并没有起到威慑作用,怀中小人反而往他怀中又蹭了蹭。

她开启微颤的双唇道:“冷。”

听得一声喟叹,泯星双臂一抬,用宽大的袖袍覆在她身上,将她揽入怀中。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总裁一抱误终身

    1总裁一抱误终身

    雨霏| 豪门总裁

    四目相对,她顿时把声音放下躲到一旁,隐约也觉得是怎么回事了。杜婷口气夸张的不得了,激动万分的在电话里咆哮:“你隐藏的可够深的啊,什么时候勾搭上人家霍大少的!啊,你不知道公司上下现在鸡飞狗跳的,全部都在议论纷纷。还有啊,还有娱乐周刊登的那张照片,尺度可真够大的啊……你说你,身为你多年的好友,这么重要的...

  • 2 重生算卦

    2重生算卦

    十墨兮| 古代言情

    玄门大佬墨玄钰一睁开眼,成了被抱错的相府真千金。她虽然认祖归宗,但是大哥摇着折扇,“认清自己的身份,你永远比不上筱筱。”二哥舞着大刀,“离老子远一点,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三哥捏着银针,“你要是敢招惹筱筱,我就一杯毒酒送你上西天。”……好嘛!一家子深井冰!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摊子一支,铜钱一摆:“...

  • 3 我都是天师了,你说我配不上你?

    3我都是天师了,你说我配不上你?

    梦中笔丶| 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无敌爽文+全能天才+杀伐果断+都市修仙】十年前,林天拜入天师门下。十年后,林天下山,出世即无敌。谁能想到,未婚妻视他无能,以为他就是一个仗着家族余荫,一无所成的舔狗?可当林天身份曝光那一刻,整个世界都颤抖了。“林天,我错了,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柳家千金苦苦哀求。林天神情淡然:“...

  • 4 重生到求娶凤族公主那一天

    4重生到求娶凤族公主那一天

    柿子不红| 穿越重生

    我和皇弟一同选妃。他选得是凤族公主,我却选了一只普通乌鸦。成亲后,我俩的娘子又同一时间有了蛋。他的蛋泛着华丽的金光,而我的几只蛋比普通鸡蛋还要难看。谁料我的蛋破壳之前家里遭了火,我的娘子和五颗蛋一起浴火重生化身上古五凤,轰动三界。皇弟的蛋连续一年都没有动静,去看之时,只闻到了一股臭味。皇弟疯了,趁我...

  • 5 离婚后才知道前夫的白月光竟是我

    5离婚后才知道前夫的白月光竟是我

    一捧雪| 现代言情

    温软和祁宴结婚三年,用尽努力都没能暖了祁宴的心。她以为那人天生凉薄,无心于情爱,便一心守着豪门太太的身份过日子。直到群里发来祁宴和白月光的合照,温软才知道他不是没有心,只是他的心早就给了别人。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留不住的男人干脆踹了他,温软当晚便收拾好行李,丢下一直离婚协议离开了家。离婚后,温软把...

  • 6 身残志坚

    6身残志坚

    李夏蝉| 穿越重生

    弘治十年,陈策穿越大明,却身患肺痨病,不久于人世。不过他没有自暴自弃,依旧在努力的活着。他在北平购置了一所小院,惊讶的发现这座小院内的一块土地种植能收获各种神奇的物品。每天种地锄草便能有奖励,诸如开工开物、一目十行、历朝史料等。本以为他会这样安静等待死神降临,但小院内却来了一名顽劣的少年。陈策惊讶的...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