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侯府主母和离后把你家团灭了姜清月谢景行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宠妾灭妻?侯府主母和离后把你家团灭了

更新时间:

上一世,姜清月以公主之尊招纳驸马,谢景行却说“只娶妻,不入赘”。于是姜清月自请下嫁,为谢氏宗妇。一朝产下双生子,她含辛茹苦抚养他们长大,觉得自己的生活终于有了盼头。疼爱的长子披甲戴胄,凯旋之际,却毫不留情将她斩于利剑之下。冷冷的说:“你根本不是我亲生母亲。”一直到死前,她才终于知道,原来她当初产下的...

《宠妾灭妻?侯府主母和离后把你家团灭了》精彩内容

《宠妾灭妻?侯府主母和离后把你家团灭了》的剧情蜿蜒曲折,伏笔埋的好,姜清月谢景行作为主角,每一个人物都有他出现的意义,很棒的一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因为.....因为.....”林栖若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谢景行只得出来解围:“因为栖若不愿贪功,也不愿攀附侯府门……

第一十章宸贵妃宠冠六宫

姜清月去到正屋的时候,谢景行和谢老夫人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两人几番争执不下,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好端端的,母亲和侯爷怎么吵起来了?莫不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

姜清月笑意吟吟的声音传来,屋里的两人话音顿时一顿。

谢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看了谢景行一眼,两人这才止住了话头。

“清月来啦,病好些了吗?”谢老夫人神色关切。

“好多了。”

姜清月说着,从善如流的走上前给谢老夫人请安。

余光间有意无意往四周望了望,却并没有见到林栖若的身影。

她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看向谢老夫人笑道:“两个孩子们也痊愈了,今日抱给母亲瞧瞧。”

说罢,便示意月露带奶娘进来。

一听这话,谢老夫人的目光顿时被引了过去。

“祖母的心肝肉儿!”

看着一前一后的小襁褓,谢老夫人喜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她的白白胖胖的小孙子哟!

只可惜她年迈,一手抱不住两个孩子,只能怀里抱一个,眼睛够着看另一个。

面团一样白软的小孩儿,吮着手指,眨巴着骨碌碌的大眼睛看着她。

“我孙子长得真好,一看就有福相。”

她满脸慈爱,一会看看这个,马上再看看另一个,怎么看都看不够。

谢景行也凑了上来,捏了捏孩子的小脸蛋,笑道:“两个孩子都像清月,眼睛大,皮肤也白。”

姜清月也笑:“这么小的孩子,哪里就看得出来像不像。”

三人正谈笑着,忽然听见里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什么声音?”姜清月循声看过去。

屏风后,一抹曼丽的身影一闪而过。

谢老夫人面色一变。

讪讪道:“想必是哪个不懂事的丫头打翻了烛台,不妨事。”

说着,就想把此事揭过去。

姜清月却是追问:“哪个丫头?叫出来瞧瞧。”

“不必瞧了,粗使的的丫头,没什么好瞧的。”谢老夫人继续推拒,面上已然尴尬一片。

她不想让姜清月和林栖若见面。

姜清月疑惑:“粗使的丫头?我倒是听说侯爷带回来一个姑娘,做的是贴身女使,怎么一转眼又成粗使丫头了?”

谢老夫人一愣,

谢景行也一愣。

两人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

谢老夫人硬着头皮道:“是.....是贴身女使,这丫头刚来伺候,毛手毛脚的......”

“既是贴身伺候侯爷的,那我便也见一见吧。”姜清月道。

谢老夫人见状,知晓是瞒不过了。

只得喊了句:“栖若,出来见见夫人。”

屏风后短暂的静默了一瞬。

而后缓缓走出来一名年轻女子。

身姿曼妙,却轻纱覆面,面纱未遮住的一方额角上,果然露出好大一群麻子。

林栖若俯身行礼:“见过夫人。”

姜清月目光打量着她,果然是**出身,即使是简单行个礼,举手投足都尽显风情万种。

她淡淡开口,却并不是叫林栖若起身:“听说侯爷五年前去青海平乱,身负重伤之际,是姑娘救了他?”

“侯爷天纵英才,当初脱险皆因上天庇佑,奴婢不敢居功。”

林栖若姿态极卑微恳切,一番话既给足了谢景行脸面,又不露痕迹的让在场之人都知晓她的恩德。

果然不容小觑。

姜清月却是不置可否的笑笑。

“既然姑娘五年前便和侯爷有了这一层关系,怎么侯爷直到今日才提出接姑娘回来?”

.......

眼看着林栖若的小脸微微一白,姜清月好整以暇的喝着茶,却是压根不打算揭过这个话题。

当初谢景行为了家门荣耀而攀附皇室,却又舍不下五年前的初恋爱人,于是一直等到自己过了门,他再和林栖若暗通款曲生下私生子,又将孩子抱养在她身边。

她倒要看看,这一桩桩一件件,林栖若会怎么圆回来。

“因为.....因为.....”林栖若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谢景行只得出来解围:“因为栖若不愿贪功,也不愿攀附侯府门路,是我这些年来始终央求,千请万请,才求得栖若来侯府的。”

“原来如此。”

姜清月面色古怪:“千请万请,求来自己的救命恩人来府里做丫鬟。”

......

谢景行一噎。

姜清月倒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看向林栖若道:“听闻姑娘极擅舞艺,今日一见姑娘,身段容貌果真是玲珑有致,不可方物。”

说着,视线似有似无落在林栖若鼓囊的胸上,目光若有所思。

林栖若下意识一缩。

刚产子的妇人,就算恢复的再好,也难免会留下痕迹。

孩子出生三五日,她如今正是奶水最足的时候,整日里撑得她浑身难受的紧。

没想到夫人居然会挑出这事儿来说。

她刚要说话,却见一阵针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一旁的谢老夫人紧紧盯着她,生怕她说错了话。

林栖若咬了咬唇,道:“多谢夫人赞美。”而后便无话了。

姜清月点点头,也不再追问。

毕竟总不能掀开她的衣服,瞧瞧里面装的是不是奶水。

林栖若刚松下一口气,却又听见姜清月问:“听闻姑娘先前是**出身,可脸上却有这些许印记,如何能做这行当?”

林栖若脸色唰的一变。

嗫嚅着嘴唇,一时说不出话来。

心里却敲起了警钟。

她怎么感觉夫人是在故意针对她?

句句都意有所指。

她狐疑的抬起头,迎面对上一双清朗澄澈的双目。

姜清月笑容和煦,眼底亦是洁净一片。

林栖若怔了征,复又垂下头,不说话了。

“都说世人最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之美,栖若即使以轻纱覆面,单凭她的曼妙舞姿,也足以引得一曲红绡不知数了。”谢景行恰到好处的出声,解释了姜清月刚刚的问题。

“侯爷所言甚是,奴家没文化,说不出来这些话,全凭侯爷一番周全。”林栖若望着谢景行,嗓音轻柔。

“无妨,我也是实话实说。”谢景行眉眼间也是少见的温柔。

谢老夫人在一旁见到他们这副模样,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咳。”

她轻声提醒了一句。

这是在清月眼皮子底下,别太过火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大叔夜夜深缠

    1大叔夜夜深缠

    二月里里| 豪门总裁

    三年婚限,到期的最后一晚,纪小念把湛封给睡了。纪小念以为她跟大叔发生关系后,他们的婚姻就会坚不可摧,谁知道第二天大叔就把他的白月光领回了家。几次被伤得体无完肤以后,纪小念决意放手离开,这老男人爱谁谁,她不伺候了。然而,等纪小念消失后,湛封却疯了。疯得满世界去寻纪小念的身影……

  • 2 宫墙惊华

    2宫墙惊华

    槐序| 古代言情

    我是萧衡身边的死侍。一路为萧衡平叛乱,斩内奸,送他登上皇位。萧衡曾说皇后之位只有我能坐。却转身娶了相府嫡女为后。【阿凉,朕赐你封号婉,你性子太强势,朕希望你端庄柔顺,恭敬淑德。】可我是死侍,是刺客,注定与他的嫔妃相处不顺。萧衡大怒,不许我还手。当我死在冷宫,他却杀红了眼。

  • 3 小官之女的富贵手札

    3小官之女的富贵手札

    夏天吃啥| 古代言情

    注意旁的人。待看见温以柔的面容时,一抹惊艳之色从惜月的眼中闪过,随即又露出惋惜的神情。这般好的样貌,若是出身高一些,定是有大造化的,可惜了…“惜月姑姑,我知道,他们是吏部主事温大人的家眷”江恒扬着眉毛笑着道,说完还对温以缇挑了挑眉。江恒和她说了一堆家里的事,温以缇自然也不藏着掖着了。温老爷这些年在吏...

  • 4 七年三往复

    4七年三往复

    白祺珍| 短篇言情

    皇上与他的白月光大婚那晚,我独自在冷宫咽了气。他在我的墓前挥洒热泪时,我却已带着陪葬的金银珠宝逍遥塞外。“这进来了个什么玩意儿?符合【俊九八】吗就放进来?”“大小姐,您就别叭叭了,赶紧跑吧!朝廷来人了!您犯的可是欺君之罪!”一时间,满山寨的九头身腹肌俊男,皆愣成了石像。

  • 5 妻子得癌症后我被万人唾骂

    5妻子得癌症后我被万人唾骂

    温开水| 都市生活

    妻子得了乳腺癌,而我当着所有人面说了一句,「有这钱给她治病,还不如让我娶个新老婆。」

  • 6 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

    6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

    君不弃| 短篇言情

    立马否定:“开什么玩笑!我看着她长大的。”他否定的很快,快的让施雅晴感觉好似怕慢一秒就会露馅,便故意说:“看着长大的,又是朋友的妹妹,所以从来不准自己往那方面想吧。”她表情快要失控的说:“你不觉得自己今天行为很奇怪吗?你从来不联系前女友的,为了这个表妹竟然回头联系了我…”她说着忽然不甘心的想问出一个...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