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苏安夏霍之淮的小说-《苏秘书,我是脸盲不是眼瞎》完整章节阅读

苏秘书,我是脸盲不是眼瞎

更新时间:

男朋友出轨,苏安夏去酒吧买醉,结果第二天醒来,躺在自家老板床上。刚准备逃跑,就被人逮了个正着。苏安夏灵机一动,来了一出偷梁换柱。反正霍之淮脸盲,我就是站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谁成想,一夜情居然还不止一夜。第一次,苏安夏急中生智。第二次,苏安夏故技重施。第三次……等等,这也太频繁了点吧。霍之淮把玩着绑...

《苏秘书,我是脸盲不是眼瞎》精彩内容

《苏秘书,我是脸盲不是眼瞎》是小编最近入坑的一部佳作,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分别为 苏安夏霍之淮,作者“宿白怀”是很多网友喜欢的大神级别作者,大大创作的内容值得细细品读:“过几天我会安排人过来搬家,你的我的到时候都会清算清楚,绝对不会占了你的便宜。”苏安夏看着在场还在发懵……

苏安夏带着上官蓉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没办法,她在床上躺了半天。

身体实在是扛不住了,第一次就遇到了个这么猛的。

见鬼的禁欲系。

分明就是只披着人皮的狼。

还是匹饿狼,逮着人就咬。

苏安夏脖子上的痕迹用遮瑕都遮不掉,没办法只能找上官蓉借了条丝巾戴上。

“咬得这么深,看来是真的饿了。这么明显的痕迹,你家霍总就一点都没发现?”上官蓉问道。

苏安夏早上魂都不知道飞哪去了,她连看都不敢看霍之淮一眼,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况且他们俩当时隔的距离也不近,应该看不见吧。

“他酒还没醒呢,要是真发现了,你觉得我还回得来吗?”苏安夏反问。

“为什么回不来,怕他拉着你当场再战三百回合吗?”上官蓉欠兮兮地打趣着。

“以咱们夏夏这貌美姿色,他霍之淮也不吃亏。”

苏安夏哭丧着脸,“你能盼我点好的吗?”

“上个月,我们一个重要客户意图勾引他,就碰了一下手,当场解约,以后再不合作。”

“还有上上个月的前台小姐姐,上上上个月新来的实习生,每一个都没什么好下场。”

这还是她亲眼目睹的,没见过的恐怕更多。

她就想本本分分打工,赚钱买房。

就这么一个朴实无华的心愿,却偏偏整出了这么多幺蛾子。

思绪纷飞,等苏安夏回过神来时,上官蓉的车已经安稳地停在她家小区楼下。

昨天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苏安夏特意提前请了几个小时的假回家,准备给杜子毅一个惊喜。

杜子毅毕业之后在一个小公司当平面模特,两人工作时间都不固定。

这段时间她忙着工作转正,陪着杜子毅的时间就更少了,即便他没说,苏安夏也能感觉得到他的不满情绪。

趁着杜子毅生日的机会,苏安夏决定好好修补两人之间的关系。

却没想到,隔着一条马路,她看见杜子毅从一辆敞篷豪车上下来。

驾驶座上的红发女生拽着他的领带,两人青天白日之下来了段法式热吻。

含情脉脉依依不舍。

杜子毅身上还穿着苏安夏前两天刚送给他的定制衬衫。

刺眼得很。

红发女人开车离开,杜子毅嘴角的微笑在看见对面苏安夏的那一刻,瞬间停滞在脸上。

他慌乱地跑上前,迎接的却是苏安夏的一巴掌。

杜子毅还想开口解释,苏安夏却什么也不想听,说了句分手吧,转身就跑了。

还有解释的必要吗,出轨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原则上的问题苏安夏从不将就。

但伤心是真的伤心,毕竟快一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

“你还是太温柔了夏夏。”上官蓉按着电梯上行键,“就一巴掌怎么解恨呢,要换做我直接卸了他两条腿,看他还敢不敢出去乱搞。”

上官蓉爸妈怕她一个女孩子被人欺负,从小就给她报各种课外班,武术、拳击、跆拳道样样精通。

杜子毅那个小身板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苏安夏拿着钥匙开门,这地方还是毕业之后杜子毅特意找的,虽然简陋了些,但距离苏安夏公司只有不到20分钟的路程。

两室一厅,彼此有着各自的独立空间。

比起男女朋友,他们的状态更像是合租室友。

门被推开,杜子毅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看见苏安夏便立刻丢掉了手上的游戏手柄,风风火火地将苏安夏抱个满怀。

“宝宝,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你一晚上了。”

可怜兮兮的表情,委屈巴巴的声音,脸颊上的手指印子清晰明显,不知道的还以为做错事的是苏安夏而不是他。

松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苏安夏就先被一股大力从杜子毅怀里捞了出来。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行吗?”上官蓉挡在苏安夏面前,没控制住力道将杜子毅推倒在地,“还有,谁是你的宝宝,你们已经分手了知道吗。”

闻言,杜子毅面色铁青。

他并没有打算跟苏安夏分手,他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将人追到手,苏安夏漂亮温柔又体贴,符合他对未来妻子的所有幻想。

但幻想并不能当饭吃,像他们这种普通人,想在这座大城市生存下去并不容易。

现在只不过是陪那些孤单寂寞的女人睡上几次,就有花不完的钱,他为什么要拒绝。

杜子毅不爱她们,不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他一直遮掩的很好,只是没想到,还是被苏安夏看见了。

“宝宝,我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做打算,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杜子毅看着苏安夏,眼神里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期待。

苏安夏不敢相信地看着杜子毅,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认清过他。

把吃软饭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居然还反过来PUA她。

这是什么绝世渣男。

“没什么原不原谅的。”苏安夏呼出一口气,“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现在搬出去吧,咱们好聚好散。”

这房子虽然是杜子毅签的合同,但每月的房租水电都是苏安夏出的。

杜子毅经常十天半个月不着家,跟她说的是陪客户工作应酬。

现在看来,也不知道陪到了哪个姐姐床上。

“我不走,我不要分手。”杜子毅躺在地上耍着无赖。

上官蓉暴脾气上头,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抬手就想往他脸上揍。

她早就看杜子毅不顺眼了,空有一张皮囊,没本事又不上进,根本就配不上苏安夏。

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垃圾男!

谁知杜子毅不怕死地梗着脖子挑衅着,“你打啊,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走。”

苏安夏稳稳攥住上官蓉即将落下的拳头。

倒不是怕杜子毅受伤,就怕这人突然发疯给上官蓉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不走我走,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你以后就自己解决吧。”

苏安夏动作利落地进到自己房间,拿出行李箱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便出了门,并将房门反锁。

“过几天我会安排人过来搬家,你的我的到时候都会清算清楚,绝对不会占了你的便宜。”

苏安夏看着在场还在发懵的两个人,一手攥着上官蓉的手腕,一手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背影洒脱,没有丝毫留恋。

直到两人走到停车附近,上官蓉这才回过神来。

“苏安夏,你刚刚好酷哦。”

不过她还是觉得有点可惜,没有揍成那个渣男。

“行了,狗咬你难道你还要反咬回去吗?”

相忘于江湖才是成年人最好的选择。

“我现在无家可归了,能否再去你家住几天?”苏安夏眼巴巴地望着上官蓉。

装逼一时爽,事后惨兮兮。

“住,随便住,想住多久住多久。”

苏安夏刚把行李箱装上车,一道突兀的声音飘到她的耳朵里。

“苏秘书?”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天族害我族人,我让天宫换主人

    1天族害我族人,我让天宫换主人

    逃跑的草莓| 武侠仙侠

    我是龙族万年来唯一一只五爪金龙,得到天族重视,与天帝之女缔结婚约,率领大军在外争战。待我功成身退,却发现全族被屠戮殆尽,就连我那不过百岁的弟弟都被抽筋扒骨。我闯进天宫寻求一个真相,只见我的未婚妻依偎在一介凡人怀中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阿衡是凡人,龙族筋骨能给他塑造仙骨,能助阿衡成仙他们也算是立了一项大...

  • 2 我捡到的男人不仅长的帅还会打猎做文章

    2我捡到的男人不仅长的帅还会打猎做文章

    相妤| 古代言情

    我在小苍山下捡了个男人,并挟恩图报同他成了婚。夫君容貌俊美,既可挥笔作文,亦可上山打猎。我十分满意。可我做了个梦。梦中的傅庭生身份尊贵,乃首辅嫡子。为了迎娶小青梅,他派刺客抹去了我这个污点。于是我前脚哄他独自赴京赶考。后脚就卷了家中所有钱财跑路。再次见面,傅庭生手中拎着细细长长的金银两条链子。没等我...

  • 3 胡说八道

    3胡说八道

    泠兔| 短篇言情

    戚月写小说饿死后被系统强制绑定替觉醒意识的虐文女主走完虐的剧情。于是,咸鱼摆烂的她开启了发疯人生。她本着我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的念头为所欲为横冲直撞,在经历三次住院N次包扎后的男主一脸哀怨地看着她。“想我死你直说。”...

  • 4 我重生后妹妹人设崩了

    4我重生后妹妹人设崩了

    屿杉| 现代言情

    我和妹妹的性格天差地别。我风风火火,强势果断,她则人淡如菊,柔弱清高。我差点被邻居老头猥亵,妹妹拦下我,说他年纪大了,不要过多为难。她被混混调戏,我冲上去制止,她却咬着下唇,为对方开脱。后来,她看上了我的男友,全家人反而对我指责:“你妹妹从小不争不抢,你让她一次能怎样?”我伤心离家,却被那群调戏过她...

  • 5 不做备胎,乔小姐跟别人官宣了

    5不做备胎,乔小姐跟别人官宣了

    佚名| 都市生活

    “昱珩对不起,你看我.....”说着就去拿纸巾要给江昱珩擦手。我给挡住了,“嫂子,你现在不宜乱动。”周彤的脸色僵了下,一双泪眼楚楚的眸子看向了江昱珩,眼神明显带着爱慕。“周彤喜欢你?”从病房里出来,我直接问了江昱珩...

  • 6 抢皇上后宫

    6抢皇上后宫

    欣诚则灵吖| 穿越重生

    大宁皇帝走火入魔,需要闭关疗伤三年,穿越而来的陆长靖成为他的替身,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奈何曹公公虎视眈眈,威胁陆长靖只准看不准用,否则杀无赦。幸好穿越的时候融合了特殊奇物,获得不朽魔体,体质每天都能够增加一点。普通人体质为一点,陆长靖每天都能够增加一个普通人的体质。体质决定寿命、防御和持久力,能够...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