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江忆然林筝默离开江忆然

离开江忆然

更新时间:

杨贝是林筝默众多追随者中最勇敢,最直白的那个,她喜欢林筝默的事所有人都心照不宣。毕竟杨贝长得漂亮,又擅长打扮,时而酷帅,时而甜美。就像新奇的扭蛋,你总是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惊喜。江忆然原本昏昏欲睡的头脑,瞬间清醒。

《离开江忆然》精彩内容

这本小说离开江忆然江忆然林筝默整个故事就像电影一样,一个个画面构建了整个作品。故事很美好,看了意犹未尽!小说精彩节选叫沈姚存的少年,总是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无论她如何拒绝,或许那时很多事都已经……

那日江爸爸让江忆然做出选择,她说给她一段时间让她思考,时间就这么如流水一般过着。

考试季,学生们都努力复习,江忆然也和江爸爸说明,乱七八糟的事她先不管了,路阿姨可以继续来她家做保姆,爸爸也要照常给她发工资,其他的事考完试再说。

路阿姨能回去当保姆,自然拖了路奶奶的福,但是江忆然不差那点人情,就什么都没说。

每天都忙着一大堆可有可无的东西,江忆然都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高中生了。这可把张楠楠羡慕坏了。

张楠楠手持试卷卷成的棒子,照着江忆然头两棒子打下,“丫头,别太嚣张,让你不学习看我这次不把你超过去的!”

每次都这么说,却不知她学习都把知识学哪去了,江忆然无奈笑笑。

钱安娜回头扫了一眼,眼神示意上课呢,都在学习,你们聊天也小点声。看见江忆然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笑意。

自从江爸爸帮了她家一个小忙,钱安娜却记在心里了,每次看到江忆然都特别友好的打招呼,学校里偶尔去个卫生间也好一起走,颇有一种把自己卖身为江忆然的小跟班以报恩的精神。把江忆然弄得心里感觉很奇异,又不好拂了她的好意,最后无奈地对她说,大人之间相互帮助,我们小孩子就不用掺和了,感激与否的事让他们想去吧。

可钱安娜可是学习上超级执着的班长大人,对江忆然的恩情就像深刻在心上了,怎么都劝不听,硬生生的把学习上的劲头转移到了江忆然身上。

开考前一天江忆然一大早到教室,桌子上又摆了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额头上好像冒出来两道黑线。

杨贝收数学作业走到江忆然这里,撇了一眼包子,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钱安娜,邪恶地歪着嘴角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趴在江忆然耳边说,“班长是不是看上你了,每天还专职送早餐?”

江忆然大脑轰的一声,泛着火光,一片灰尘应声而起。什、什么?同性恋什么的,怎么就招惹到自己身上了!

“你开什么玩笑!”

杨贝却毫无感情轻笑一声,“鬼才开这种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都传开了,你还不……”

话说了一半,江忆然拽过杨贝的手臂,杨贝要抱着数学作业,轻而易举就被她带到门外。江忆然碰的把后门关上,趁着还没人来听墙角,对十分严肃的语气对杨贝说,“大姐!你可别吓我!我最近没惹到你吧?”

杨贝翻了个典型的华妃娘娘版本白眼,“同学传的,我外班朋友昨天晚放学忽然问我,据说你班有俩同性恋是不是真的?还具体指明了就是班长和团支书。”

江忆然呵呵了,这都什么破事啊,想好好学习就闹点笑话出来。还有现在的同学们不都应该致力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盯着别人算什么啊!啊!啊!

“我都无力的颤音了,不过,这玩意也有人信?”她俩一共也没显得关系好几天吧,钱安娜偶尔向她请教两道题,偶尔主动问问她她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就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同学关系啊!啊!啊!怎么就被传开了?

“有心人看事情总能看出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你还不知道吗?好了,这都是学习生活太枯燥,有人无聊随便说说的,你们以后保持距离不就得了。”杨贝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转身打开门进教室,和蔼可亲地继续收她的数学作业去了。

江忆然石化了,这么不算解决方法的建议,杨贝也真好意思提!

林筝默有点精神不佳地进来走进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神情愤恨的高挑女孩子披散着长发,若有所思地站在教室后门门口,却不进去,一动不动的,周围也没个人。

“喂,在干嘛?有点渗人。”

江忆然马上挤出来一个假笑和林筝默打招呼,“早上好”。

“额,早上好。”示意江忆然自己要进去了,“你进去吗?”

跟在林筝默身后进了教室,江忆然视线忽悠飘到了钱安娜那里,钱安娜正在做题,灵敏地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回头正对上江忆然的视线,对她一笑。

江忆然被那如同铁钉一样的目光钉在了凳子上,脸庞机械化微微一笑,脖颈僵硬地带着咯吱声似的转动,视线终于从钱安娜变成了林筝默的后脑勺。

又在一瞬间变成了他的脸。

“我昨天还感觉你都能和张楠楠谈笑风生的,就是心情复原了呢,而且看你和朱水一块也蛮开心的啊,这会怎么就……”林筝默若有所思,唇瓣轻启,吐出来剩下的字,“又不太正常了,说实话,江忆然你是不是人格分裂?”

“……”,一点也不好笑。

江忆然盯着林筝默的唇,离自己那么近,就在眼前,说话时丰润的唇瓣一下下动着,不时上下碰到一起,又压住唇瓣,弹性十足。

她都快忘了刚才杨贝说的愁心事了。

“额,你听没听说有关于我的奇怪的谣传?”张楠楠还没来,但是林筝默的同桌男生来了,她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班级说不定哪个就是有心人,江忆然被吓怕了,不得不防。不过,清楚可见的就是当事人钱安娜肯定不是,传话的杨贝也排除,还有肯定排除的就是逗自己笑的大男孩,林筝默,他一定不是,所以她放心和他商量商量。

“说到谣传,的确听到过。”

“你信吗?”

她迫不及待地问你信吗?而不是是关于我的那个所谓同性恋谣传吗?好像不用确认她都知道两个人想到的一定是同一件事。

不知不觉间,仿佛产生了某种难言的默契。

林筝默哈哈大笑,爽朗的模样最动人,他没有压抑自己的声音,“傻瓜才信那种话。”

“你听到都不告诉我,让我一直被蒙在鼓里。”她随口一说,说完才发现这话意境怪怪的,并不适合她们之间。

“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么说的人是嫉妒你,传来传去的人那是幸灾乐祸,都把自己置身事外当观众看你笑话呢。不过,你有什么好怕的,这么做的人都是小人,不信你去问,正直的人哪个会信这种没边没影的鬼话。”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回荡,有的人羞愧地低下了头。

不明所以的钱安娜还以为林筝默怎么了呢,结果一抬头正好看到江忆然抬头凝望那个少年,眼神里有钦佩,有仰慕还有深深的迷恋。

钱安娜抿嘴一笑,平淡无奇的长相忽然也变得有几分耀眼。

流言什么的根本没有杀伤力,美丽的女孩子早就深深的喜欢上了某个人,只有傻帽们还不知道。

这次的期中小考是江忆然难得度过的一个平淡地没有曲折的考试,高二下学期期中,考试中的小风波认识了她的心灵挚友沈姚存;高二下学期期末,考试刚结束,走到大门口就遇到了萧水岸的玫瑰花事件,像这样平淡地考过还真应该松口气呢。

按照两人的约定,朱水已经在校门口等着她,明天就是江忆然生日,千算万算好不容易赶上假期,却差一点就被考试占上,江忆然表示心累啊!

深秋时节天气才最好,有清凉的风,远离冰冷的雨,雨后闷热的天气也远去,空气中飘散着水果的香气,小摊上都是秋天刚熟的带着清香气味的水果。

深吸一口气,整个身体都仿佛同样染上了芳香。

江忆然和朱水左右无事,就来到小吃街上转圈。爸爸没在家,今天又要朱水陪着江忆然过了,她俩从来都不开伙,这次正好一起在小吃街吃个够。

自然由要过生日的江忆然请客了,只见她和朱水左手一堆串,右手各自啃着一个冰淇淋,在小吃街上这幅样子的确不奇怪,大家都一样尽兴地吃着。

她和朱水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在小吃街的一角停了不少车,有人特意开车过来,因为人流大,车子根本开不进来。江忆然就‘碰巧’在那里遇见了萧水岸。

说好不见的人总是见到气氛还是有点怪异的,朱水适时走过来,一脸歉然地对萧水岸说,“抱歉,我电话没电了,没能来得及告诉你不用来接我了。”

“没关系,距离约好来接你的时间也没差多少,以为你先走了。”萧水岸说着话,目光有时也会扫到江忆然脸上,江忆然微微一笑算打过招呼。

“不如,我们去人工湖散步吧,最近那边不少人钓鱼呢。”朱水提议,仿佛三个人仍然是初中时无忧无虑的铁三角,常常一起散步。

萧水岸视线看向江忆然,江忆然又灿烂一笑,朱水的提议她不好反驳。

三个人上车,不过几分钟路程就来到了人工湖。

从人工湖的层次感来看设计师就费了一番功夫,近景怡人,中景仿佛迷蒙中看不分明,远景设计几株藤蔓,石子路旁的假山曲折交错,不在一条线路上,让人不能从头看到尾,吸引着他们一点点深入,去看更美、更心旷神怡的景色。远景、中景与近景配合的恰到好处,精妙绝伦。

空间上突出的建筑,巧夺天工的假山隐藏在郁郁葱葱的数目中,让环境不至于单调。不时有高高的柱子屹立在某处,上边挂着用藤蔓作为外形的绳子,提供荡秋千的游戏场所。突出了空间的趣味性、引导性和吸引性。

三个人安静地欣赏景色,不远处的小房子更是夺人眼球,如同真正的欧式家具生活一般,每天清晨从房子里出来,走在石子路上,欣赏着湖边的景色。

心情在鼻翼间都是清新的空气情况下大好,如同碧绿的湖面一般平静。

恰到好处的建筑物的配合,凸显而出的还是人工湖的景色。设计师一定用心钻研了许多个日夜,精确地测量了每个建筑物之间的距离,让人能感觉到景色错落有致,而不至于凌乱,可以从中看出设计师的费了极大的心思。

“前边有个小凉亭,过去休息会吧。”绕着湖边转了一会,萧水岸提议。

女孩们欣然同意。

小亭子构建的并不仅仅是古代的古典风格,在中国古代凉亭原型之上,又添加了西方哥特式元素,尖尖的亭顶却并不突兀,在浓郁的森林公园与人工湖结合之下,显得如同它更高一等似的。

茶色只有几种,朱水选择了清新的绿茶,江忆然要了现成的饮料冰红茶,萧水岸喝的是这里最受欢迎的花茶。

他端起茶杯,凑到高挺的鼻梁下轻轻一晃,闻了闻,然后点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泰然自若地品尝起来。

全然不似江忆然印象中可以豪饮几瓶啤酒大气都不喘的男孩,成年的萧水岸更深沉,如同红酒,存放的年头越长,品尝起来越有味道。

江忆然走了许久有点口渴,大口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一杯见底,萧水岸适时又递过来一杯。

“缓缓再喝,走了那么久的路,喝的太急容易生病。”富有穿透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忆然倒没有什么不适,她已经把什么都说的明明白白,他对她和对朱水是一样的。自己清清白白的,心里也就坦然了。

“好,冰红茶很爽口,你们也可以尝尝。”

江忆然喉咙还有一点干涩,说话声音比平常低了一点,却听从萧水岸的建议,果然没有再豪饮。

很舒心的气氛,朱水和他们说着话,带动着话题,偶尔也会创造让他们两个交流的话题,仿佛一切都在变化。

周遭的景色变成了一间装修精致的咖啡屋,他们都还是青葱无知的未成年少年少女,在咖啡店里从来都不点咖啡,因为怕喝了咖啡半夜三更睡不着觉。

暖暖的奶茶无论冬夏,都是他们的最爱,因为可以一直暖进心窝。

时光静好,美景依旧。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重生到求娶凤族公主那一天

    1重生到求娶凤族公主那一天

    柿子不红| 穿越重生

    我和皇弟一同选妃。他选得是凤族公主,我却选了一只普通乌鸦。成亲后,我俩的娘子又同一时间有了蛋。他的蛋泛着华丽的金光,而我的几只蛋比普通鸡蛋还要难看。谁料我的蛋破壳之前家里遭了火,我的娘子和五颗蛋一起浴火重生化身上古五凤,轰动三界。皇弟的蛋连续一年都没有动静,去看之时,只闻到了一股臭味。皇弟疯了,趁我...

  • 2 离婚后才知道前夫的白月光竟是我

    2离婚后才知道前夫的白月光竟是我

    一捧雪| 现代言情

    温软和祁宴结婚三年,用尽努力都没能暖了祁宴的心。她以为那人天生凉薄,无心于情爱,便一心守着豪门太太的身份过日子。直到群里发来祁宴和白月光的合照,温软才知道他不是没有心,只是他的心早就给了别人。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留不住的男人干脆踹了他,温软当晚便收拾好行李,丢下一直离婚协议离开了家。离婚后,温软把...

  • 3 身残志坚

    3身残志坚

    李夏蝉| 穿越重生

    弘治十年,陈策穿越大明,却身患肺痨病,不久于人世。不过他没有自暴自弃,依旧在努力的活着。他在北平购置了一所小院,惊讶的发现这座小院内的一块土地种植能收获各种神奇的物品。每天种地锄草便能有奖励,诸如开工开物、一目十行、历朝史料等。本以为他会这样安静等待死神降临,但小院内却来了一名顽劣的少年。陈策惊讶的...

  • 4 被霸凌自杀后我却下地狱了

    4被霸凌自杀后我却下地狱了

    幺三零九| 短篇言情

    我因为穿了件印有奢侈品logo的外套,被富家女认定贪慕虚荣。可我连这个牌子都不认识,只因为它卖得便宜才买的。被霸凌两年后,不堪忍受的我选择从教学楼顶跳下去。可明明错的不是我,死后我却下了地狱。

  • 5 为她折腰!禁欲霸总低声诱哄

    5为她折腰!禁欲霸总低声诱哄

    江予棠| 豪门总裁

    “你要分手?”窗外细雨绵绵,屋内却燥热一片。白皙的指尖摩挲着她的后颈,江予棠后背发麻,身后是柔软的大床,身前的男人却像暗夜里遇到猎物的饿狼。...

  • 6 泥泞里的玫瑰

    6泥泞里的玫瑰

    小奈miss| 现代言情

    六岁那年,孤儿院里最霸道的小孩冤枉我偷吃了他的饼干。所有人都指向我,说我是小偷。我是个哑巴,没办法解释。院长罚我下跪思过。我拿来一把刀,试图挖下冤枉我的人的眼珠子,让他的眼珠子亲自到我肚子里确认。他吓坏了,这才说出真相,说他担心我被富豪认养,故意诬陷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